“你怎么可能知道我是要使用气体?你在诈我。宋致,你在拿自己和这么多位董事的性命赌博。”

    “你故意给连文胜戴上了仿真人皮面具,以为我们就会认不出他来,只是如果我告诉你,他来到岛上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呢?我的记忆力很好,只要被我见过一次的人,他走路的姿态,细小的习惯性动作,会永远被我记在脑海里。连文胜有个小习惯,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那就是当他紧张的时候,他就会下意识搓自己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昨天在机场相见,你特地带着易容之后的他来到我的面前寒暄,就是想试试看有没有人会认出连文胜。当连文胜站在离我不到两米的位置,他很紧张,于是他做了那个习惯性的动作。我没有揭穿,并不代表我不知道。所以我派了人钉牢了假扮成你助理的连文胜。”

    宋致一层一层揭开孔凌云的计划,令孔凌云的眼睛颤抖了起来。

    宋致拿起了投影仪的控制器,轻轻摁了一下,投影仪的画面更替,出现的是连文胜惶恐无比抱头坐在地上的画面,而不远处墨夜翘着腿坐在沙发上,撑着下巴,一脸欠抽的笑容看着连文胜。

    他的笑容如同黑洞,那种绝美是超越性别的诱惑力,仿佛要将注视者的呼吸都带走,而连文胜却连看都不敢再多看他一眼。

    周御能想象的到,墨夜已经给了连文胜一场毕生难忘的“体验”。

    “这个投放气体的装置是连文胜设计的吧?你让他和你的属下潜入了会议室的排气通道,但很可惜,我的人早就在那里等待了。”

    这就是宋致没有让墨夜跟着周御一起进入会议室的原因。

    “孔凌云,你可以把面罩摘下来了。会议室里温度高。”宋致的声音中难得带着一丝揶揄。

    而之前那些口口声声要跟随孔凌云的董事们无比尴尬起来。

    “你的人只有两个,但我有这么多人,你以为你们逃得掉吗!”

    孔凌云怎么可能放弃,他挥了挥手,那群保全人员正要将枪口对向宋致,身后的宋凛忽然将宋致的椅背摁倒,宋致连表情都没有变过,双手轻松地交叠在膝盖上,任凭自己的身体随着椅背倒下,他的双眼正好与宋凛四目相对,淡然一笑。

    而宋凛的另一只手则撑在宋致的椅背旁边,上半身笼罩在宋致的身上。

    子弹几乎贴着宋凛的背脊飞过。

    董事们纷纷抱头蹲了下来。

    周御却一跃而起,脚尖踩在会议桌的边缘,腾空而起,趁着他们更替弹夹短短两秒的时间便冲入了孔凌云的保镖之中。

    仿佛一道黑色闪电,令人措手不及。

    他们还没有举起枪,周御利落地用手肘压碎了一个保镖的肩骨,接着抬腿膝盖顶住另一个保镖的腹部,接着转身拧断了对方的手臂。

    眼看着其他人就要开枪,周御抬高其中一人的枪口,擦过周御的肩膀打中另一个人,接着一个背摔,砸中另外两人。

    时间差的掌握比电脑还精准,看起来每一个瞬间都是千钧一发,实则有惊无险。

    孔凌云僵在那里,而那些低下头躲避子弹的董事们抬起头来的时候,看见的是倒下一片的保镖。

    而周御背脊挺直地站在孔凌云的面前,枪口稳稳地对准了孔凌云的脑袋。

    “你……这不可能!你果然……”

    这时候宋凛扣住椅背,将宋致的座椅扶了起来。

    “孔先生,我想你的表演到此为止了。”

    “宋致,你以为自己真的能停止这一切吗?人的贪欲是无穷的。一旦有了开始就没有结束!”孔凌云毫不在乎周御指向自己的枪,手伸进口袋里摁下了什么。

    周御是有能力阻止他的,但是脑海中却响起了宋致的提醒声:不用阻止他。

    “你干了什么!”古德温泽高喊道。

    “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所研究出来的武器!你们会后悔没有选择我!”

    就在这个时候,通风管中隐隐传来嗑啦嗑啦的声音。

    对于这个声音,周御熟悉无比,是罗德狼蛛爬行而来的声音。

    周御看向宋致,很明显宋致早就看透了孔凌云,既然他能安排墨夜守株待兔抓住了连文胜,从而引诱孔凌云在众多董事的面前暴露自己的真面目,为什么不阻止他释放罗德狼蛛?

    难道宋致已经准备好了对付罗德狼蛛的武器了吗?

    几秒钟之后,就看见一大群蜘蛛从通风口中钻了出来,迅速遍布整个天花板,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来。

    “你不想知道我是怎样将罗德狼蛛带到岛上来的吗?明明你早就检查过了我们所有人的飞机?”孔凌云露出得意的笑容,“因为这些蜘蛛从很早开始就生活在这座岛上了!这座岛是我送给它们的礼物!”

    “哦……老天!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不要靠近我们!走开!”

    眼看着蜘蛛向着他们迅速接近,董事们越靠越紧,就像一座孤岛即将被淹没。

    刚才还在庆幸劫后余生的他们却发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位董事已经捂住胸口倒了下去,慌乱地想要从口袋里把药取出来。

    宋致从口袋中取出了白色的手套,不紧不慢地戴上。

    一只罗德狼蛛从他的头顶跳落下来,被他稳稳握在了手中,轻轻一甩,扔向孔凌云的方向。

    孔凌云下意识向后一退,蜘蛛正好掉落在他的膝盖上,顺着他的腿向上爬去,他伸出手,将这只蜘蛛抓起,拖在掌心里。

    “你以为它们会伤害我吗?不会的。从最开始创造它们的时候,我就将自己的基因片段也植入它们的体内,对于它们来说,我就是它们的同类。但你们就不同了。它们会慢慢进入你们的身体里,吸干你们的内脏!”

    “你是说我们会像谭教授一样死去吗?”宋致反问。

    “快想办法!宋致!只要解决了这些蜘蛛,我们会一直支持你担任巨力集团的主席!我们会支持你的所有决定!包括终止尼伯龙根的探索计划!”

    古德温泽的话说完,其他董事纷纷响应。

    在他们看来能解决孔凌云这个疯子比什么都重要!

    宋致扬了扬手指,身后的宋凛取出了配枪,沿着宋致的肩膀伸出了自己的手臂,瞄准了孔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