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种,为春楠木。气味柔和,与奎木相近。只是比奎木多了一丝青柳气味。”

    这可是考点所在,区分春楠木与奎木,李晓香忽然有点担心洛潇了。

    可洛潇却依旧气定神闲。

    卡扎轻笑一声,“第三种,则是龙口橡木。这种木料取其十年以上木龄的木心制成香饵,它本不是用来熏香,而是用来安神。所以它的气味不明显,很容易就被春楠木与奎木所掩盖。只是它本身有些许青草香味,这可是掩盖不得的!”

    洛潇还未开口,纳哲又发话了:“看来洛先生的伎俩也被我国的使者拆穿了。不知道李赞仪是如何认为的?”

    李晓香真的很想抓光自己的头发。能不能不要再扯上她了!

    洛潇这厮竟然还点头,“好啊,洛某也想知道李赞仪品闻到了什么。”

    “这熏香中确实只用到了三种香料。第一种,眉山奎木没有错。但是第二种与第三种却不尽然。”

    “小丫头,你可别仗着前面几次你都蒙对了,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卡扎显然对自己的判断十分自信。

    李晓香莞尔一笑道:“阁下也许对大夏的各种香料的气味了解细致入微,但香料一旦融合在一起,其性味也会有所改变。阁下且仔细闻一闻所谓的龙口橡木的香味以及春楠木的气味。龙口橡木的气味是不是太过轻飘?而春楠木的气味有些闷,比平常要沉郁一些?”

    这么一说,卡扎的眉头蹙了起来。

    “以在下的拙见,这并非龙口橡木,而是东陵所产地东陵橡木。东陵橡木之下一般会生长一种草药,名曰合合香。合合香的枝干晒干之后碾磨成粉,与东陵橡木一同制成香饵,则会柔和东陵橡木的气味,使其飘忽不定,味性趋于龙口橡木。而合合草与奎木在一起,香味又会产生变化,延伸出一种类似春楠木的气味。所以在下认为,洛先生所制的熏香中的三种香料,其实是眉山奎木、东陵橡木以及合合草。”

    皇上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致地问道:“洛潇,到底是李赞仪对还是卡扎对了?”

    洛潇颔首道:“是李赞仪对了。”

    皇上笑了笑,安抚地对卡扎道:“来使也不用介怀,这些犄角旮旯里的小把戏,就连朕也是听都没有听过。卡扎,到了你出题了。大可以向洛潇报一箭之仇。”

    李晓香在心里呵呵,什么一箭之仇,明明心里欢喜得要命,洛潇摆了卡扎一道。

    卡扎扯了扯唇角,冷着脸让人奉上了自己所制的香。

    洛潇将盛香的雕花罐子打开,里面是有些粘稠透明的东西。

    李晓香闭着眼睛嗅了嗅,闻到了一股果香,心道“不好”。果香品类繁多,特别是柑橘类的香料,随手就能写出几十种来。而且西殊国又盛产水果,什么蜜柚红柑的……这要如何区分?

    如果洛潇不能完全辨别出其中的香料,这一局顶多就是平手,无论自己是赢还是输,都扭转不了局面了。

    洛潇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他另取了一只杯子,倒入温热的白水,再舀起少许的果香,手指轻轻一点,落入热水之中,徐徐搅拌了起来。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要喝果茶呢,但李晓香却对他佩服了起来。这家伙以温水将香料化开,热气带着香氛涌起,会更加洋洒,凝聚的香味也将脱离出层次来。可就算有了层次,果香大同小异,还是十分难以辨别啊。

    “这第一种香,乃是取自佛手柑的果皮。它虽然有着清新细腻的柑橘味,却又带着少许的花香,十分特别。”

    听起来,佛手柑的味道似乎容易辨别,但只有真正的高手才知道所谓“少许的花香”要多么灵敏的嗅觉才能感受出它与其他柑橘类香料的区别。

    随着水温略微冷却,香氛在毫不知觉间变化。

    “第二种香,乃是葡萄柚。它味道清新,与佛手柑十分相近,只是多了一点点甜味。”

    同样的,这一点点甜味若只有佛手柑与葡萄柚还能辨别出来,可是这里面还有其他的香料干扰,洛潇竟还能如此淡然地品闻出来,李晓香这次真的想要烧香拜他做大神了!

    “所以这第三种香则是桃橙。桃橙乃是西殊国特有的水果,它的气味既有葡萄柚的甜美又有佛手柑的清新,且甜美之味十分浓郁,恰好能遮盖住葡萄柚的那一点甜味。只是葡萄柚的甜味中又透露出些许的酸,这是桃橘如何掩盖也掩盖不了的。”

    卡扎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总算清楚地认识到,大同小异的果香并不能迷惑到他的对手。

    “而这第四种香,则是香茅。香茅有着强烈而清新的柠檬味,一旦与桃橙相结合,就会酷似红柚。但却没有红柚原本的酸度。”

    卡扎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望向洛潇的目光里多了一丝赞赏。

    “洛先生,你可确定我的果香里就没有其他的香料了?”

    “没有。虽然都是果香,但是香味中的甜度与酸度终归有所不同,加的多了,对比的就更明显了。画蛇添足,反而更容易识别。不知道在下答得可正确?”

    卡扎起身,朝皇上握拳行礼道:“洛先生说得丝毫无误,在下敬服。”

    皇上终于露出了笑颜,抬了抬手道:“看着你们切磋,朕今日也算打开眼界。原来制香也有如此多的门路。李赞仪,纳哲,朕对你们的较量可是越发期待了啊!”

    纳哲起身,向皇上行了一个礼道:“纳哲也是十分期待李赞仪对纳哲所制的香有何指教。这一轮,不知可否由纳哲先出题?”

    皇上点头道:“纳哲远来是客,要先出题也无不可。”

    纳哲扯起唇角,扬了扬手臂,宫人们便将一只十分漂亮的八宝玲珑碗端到了李晓香的面前。

    李晓香愣在那里,她还没有回过神来。方才还淡然隔岸观火般的心态全然没了,只听见自己胸膛里的心脏砰砰乱跳。她能品的出来吗?她会不会漏掉什么?她会不会也像姚念一样着了对手的道儿?这个纳哲一看就不是善茬……

    八宝玲珑碗已经被送到了她的面前,她却迟迟没有抬手将盖子撩起。

    这时候,一旁的洛潇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扣了扣,发出的声响令李晓香回过神来。

    “李赞仪,所有香料都有迹可循。静下心来,所有的线索都在你的心里。”

    李晓香呼出一口气,感激地向洛潇点了点头。她有什么可害怕的,天下香料的变化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