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你为什么要让高志阳打你?”

“因为……你脸上的痂还没有掉下来……”

愣了两秒,陈之默忽然趴在方向盘上耸着肩膀笑了起来,“……你是白痴吗?”

“我怎么是白痴了!”陈沐言一嚷,被打中的地方又疼了起来。

陈之默的手指掠过陈沐言的伤处,轻轻按了按,“因为我的脸一点也不重要。我问你,如果我变成了歌剧魅影里面的那个‘下水道王子’,你还会在我身边吗?”

“那样……你还会是陈之默吗?”

“是或者不是有什么区别?”

“如果你还是陈之默,我当然会留在你身边,就像你透过这具身体看见真正的我一样。”陈沐言扯了一下嘴角,“如果你已经不是陈之默了,那我就只能把陈之默再找回来了。”

忽然,陈之默的手指用力,掐的陈沐言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你……干什么啊!”

陈之默的唇角都快咧到了耳根,“我越喜欢谁就越喜欢欺负谁,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你昨晚上欺负高志阳把他绑在床上,难道不是喜欢他?”陈沐言白了他一眼。

“以前我是觉得欺负他很有趣,有趣之余看到他明明脆弱还要强装坚强的样子会很心疼。”陈之默收回了手指,“但是昨天,我只是觉得有趣。”

说完,他又再度发动引擎,驶回了市区。

回到公寓,陈之默就找来了冰块扎在一起拿给陈沐言冰敷。

“默哥,你还回去接着拍戏么?”

“当然。坐一会儿我就回去了。”陈之默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要是高志阳又跑来找你麻烦,你知不知道该怎么做?”

“大不了我让着他。”

“错了,”陈之默侧坐在他的身边,一手搭着沙发靠背,另一手戳了一下他的脑袋,“是绝对不给他开门,当做没看见他。”

第 80 章

“怎么听起来像那个小白兔的故事?兔妈妈嘱咐小白兔不许随便开门?”

“对了。”陈之默起身,拎起茶几上的钥匙就要离开了。

“默哥你就走了?刚开了两个小时的高速……”

陈之默笑了一下,低头亲上他的唇,分开时舌尖勾过他的上唇,“等MTV拍完之后我就回来了,你就洗好屁股等着我吧。”

看着他的背影,陈沐言觉得自己被打中的地方更疼了……

之后的几日,陈之默真的全心投入拍摄将近一个月没有回公寓。

开始的那周,陈沐言是沾沾自喜的,想着自己能过一段不被陈之默折腾的日子了。

只是陈之默每晚都会给他打电话,每句话的末尾都是一句“为什么你不想我呢?”

陈沐言总是哼哼两句糊弄过去。

时间久了,陈沐言待在空荡荡的公寓里,说不寂寞那是自我安慰。偶尔晚上煮面的时候,想起陈之默煮的香菇汤面,咽了一下口水把锅盖盖上。

习惯果然是很可怕的东西啊!

上了几天课之后,有一天陈沐言正开车驶出校门,结果被一辆跑车横栏住了。

他心里咯噔一下,这高志阳没有去公寓反而找来学校了。

“干什么?”陈沐言探出头来问。

高志阳朝他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他上车。

陈沐言又不是脑子里装豆腐,被高志阳扁了一次,要是真的再上他的车,他再突然发疯来一个同归于尽也说不定。而且陈沐言偏偏不想听他的,车子后撤了几米,转过方向打算绕过去。

谁知道高志阳不依不饶,又向前开动,正好使的陈沐言的车被卡在了跑车与路边,进退无路。

陈沐言开车下来,走到高志阳的门边,无奈地说:“高副总,你能别像个孩子一样吗?”

高志阳冷声道:“我要和你谈一谈。”

“好!我和你谈,但是今天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就去找陈之默。我可没有你的孔武有力。”

“我怎么看不出来你怕我呢?”说完,车子向后退去,开出了校门。

两人在车子里反而没说什么话,十几分钟之后,他们停在了一家酒吧前。

这是一个高级CLUB,能进入的自然都是些上流名士。

陈沐言狐疑着对方到底要把自己带来这里干什么,他们就来到了台球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