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了!”陈沐言刚要晃过去就被对方一下子按到,后面的结局可以预料的悲惨。

“现在你觉得我是在上面还是在下面啊?”

还好现场助理来通知陈之默可以开始拍摄了,不然陈沐言就被吃的连渣都不剩了。

换上干的衣服,陈沐言有幸能和现场工作人员一起看到陈之默导演的第一个画面。

陈之默坐在小屏幕前,旁边坐着的是高志阳,而EVEN已经站在了原定地点。

“好的EVEN,今明两天我们会拍所有的静帧,趁着这两天你也可以进入角色的情绪。”陈之默的声音里没有命令的气势,带着引导的意味让人的思维不自然跟着他走了。

EVEN吸了一口气,还是有些紧张。

第一帧画面是EVEN拎着一片树叶落下来。他的表情有些僵硬,眼睛盯着树叶的样子像是那片叶子上长了虫子。

高志阳看着小屏幕直接扯起了嘴角,“这就是你和楚靳推荐的人吗?长相一般气质二流演技不能看经纪人要价还不菲——Amaze可没有这么多钱来捧这个太子爷。”

他的声音不小,不但一旁的现场助理听到了,EVEN肯定也听到了。

EVEN僵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的经纪人赶紧上前不是安慰EVEN而是向高志阳赔不是,毕竟高志阳不但是公司的副总也是投资方,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他。

陈之默朝着EVEN招了招手,“你过来一下。”

EVEN缓缓来到他的面前,高志阳永远是骄傲的样子让人无法靠近,反倒是陈之默伸手把EVEN拽到了自己的身边,和颜悦色道:“你听了苏臻的这首《一叶之间》吗?”

“听过。”

“嗯,那你知道在这一片树叶落地的时间里,歌曲表达了什么吗?”

“忧愁?”

“那么为什么忧愁呢?”

EVEN皱了皱眉:“因为女主角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

陈之默眼含深意地笑了一下,随即做了一个手势,现场的拍摄工作就暂停了,然后陈之默带着EVEN离开了摄制组,来到了小溪边。

两个人坐在溪水边似乎说了些什么,所有人只能看见他们的背影。

高志阳的不悦挂在脸上,见他们两个人在那里聊了十多分钟还不见回来失去了耐心,快步走了过去。其他的剧组人员根本不敢阻拦他,就在他走出剧组的时候,陈沐言上前拽住了他。

“干什么?”高志阳胳膊一甩,还好陈沐言是个男人,要是个小女生早就摔在地上了。

“导演与演员沟通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高先生何必这么心急上前打扰呢?”

高志阳斜着眼盯着陈沐言:“就是一个静帧而已,还需要说这么久?”

忽然想起高志阳因为女主角和陈之默走的近了一点就要换演员,现在又因为陈之默与EVEN交谈而不爽,陈沐言呵呵笑了起来,“高先生,如果每一个和我哥说话的人就是想和他发生什么的话,我的嫂子早就有好几打了!”

高志阳的脸果不其然难看了起来,眉尾颤抖着,伸手猛地推向陈沐言。

陈沐言也不是傻子,站在那里让人推,向旁边侧了一步。正好陈之默带着EVEN走了回来,顺带拉走了陈沐言,搂抱的姿势在别人眼里是兄弟之间的亲密,在某个人眼里变成了亲昵。

留下高志阳杵在那里,有几分尴尬。

“准备开拍!”陈之默拍了拍手,化妆师给EVEN补妆。

这一次,EVEN手中执着那片树叶,垂着头,似乎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松手,脸上依旧是紧张的神色。

高志阳缓缓走过来,笑道:“看来你们的沟通还是没什么效果啊!”

半分钟过去之后,EVEN忽然松手了,整个摄制组安静了下来。

EVEN的视线勾勒着树叶坠落的轨迹,仿佛无数的过去,那些点滴的瞬间在他目光的流转中滑过。当树叶触在地面上的时候,EVEN呼出了一口气,眉心微皱却又在瞬间舒展开来。

“Well done!”陈之默是第一个拍手的人。

EVEN看着陈之默流露出惊喜的神色,他一直被很多杂志评论为演技烂到无可救药,虽然这种评论有些夸张,但是足以打击EVEN的自尊心,从此以后他能不接演戏的工作就不接。这一次能得到陈之默这个影帝的赞赏,对他而言是莫大的肯定。

“哼,比起你,他还是太愣了。”高志阳永远一副用鼻子说话的样子,要不是他人长的不错,一副媲美模特的骨头架子外加家里钱多,不然他早就被人修理不止百次了。

“我不需要第二个陈之默。”陈之默把EVEN招过来准备拍摄下一帧。

在一旁观看着的陈沐言第一次领会到了陈之默那种褪下影帝光环后独特的味道,平静中酝酿着浪潮,把那些平凡无奇的外壳拨开,让他们看见自己的天赋。

因为陈之默引导得当,后面的拍摄异常顺利。一位曾经与EVEN合作过的摄影师都惊讶于一夕之间,EVEN怎么就像换了一个人似得,以前僵硬的演技变得自然了起来。

晚上,陈之默回到了剧组安排的郊区的一家小宾馆。晚饭大家一起吃的农家菜,喝了些啤酒。陈沐言看着高志阳那张臭脸,这家伙八成好东西吃惯了,要他用没消毒的碗筷吃饭就好比逼他吃毒药。还好剧务想的周到,准备了一些消毒湿巾,只看高志阳光是擦筷子就用掉了半打。

陈之默好笑地看向陈沐言:“小言啊,你学医的,说说看通过餐具能够传播哪些疾病啊?”

陈沐言正吃的香,条件反射般脱口而出:“甲型肝炎、痢疾、伤寒、结核病及食物中毒……”

这个时候,高志阳把擦了很多遍的筷子拍在桌上,站了起来:“我不吃了!”

众人看着他的背影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