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我们一起去床上讨论一下楚靳够不够正派啊!”陈之默手掌往陈沐言臀上一拍。

“你放我下来!不然我抓烂你的疤!”陈沐言愤恨自己一时不察竟然又被陈之默占得先机。

“你抓啊!”陈之默打开门,一把将陈沐言摔在床上,跨坐在他的身上,开始宽衣解带起来。

“喂!放我起来你这个骗子!”陈沐言想要弹起来,可惜陈之默依旧稳如泰山。

“哦?我骗了你什么啊?”

“你看看高志阳的气势,绝对是你被他压在下面!”

陈之默呵呵一笑,拉开陈沐言的牛仔裤,刷拉两下利落地扒下来,挤到他的两腿之间,一把将它们扯开,“今天我就让你弄清楚,到底我是在上面的还是在下面的。”

没两下,就听见陈沐言的嚎叫声。

“陈之默——你给我出来!我杀了你!”

“好啊,你夹紧一点,让我爽死好了!”

“陈之默!你就是在下面的!我咒被高志阳压得永世不得翻身!”

“我说小言,你也太没志气了!真的要我被压,你亲自来就好了,干嘛要扯上别人啊!”

“妈的!痛死了!你再敢来我用棒球棒子捅死你!”

“原来你喜欢棒球啊,好啊,下次我带你去美国看!”

“我不来了!我不来了!”

“我还想来啊!你和楚靳出去吃饭以为我不知道啊?”

“我说实话!楚大哥只是要探一下你的口风愿不愿意导演MTV……”

“这件事情下次再说……小言你里面好舒服……”

“舒服……你妈个头……”

不知道陈之默是不是拿了陈沐言的课程安排,他好像早就知道陈沐言第二天没有课。

醒过来的时候,陈沐言只觉得自己的骨头架子都快散了,陈之默昨天把他翻过来折过去犹如地狱,他忽然开始盘算自己确实不应该再住在这里。他很想喝水,可是陈之默却不在房间里。双腿间的粘腻感早就没有了,迷糊间他记得陈之默好像帮他清理过。

随便找了条裤子穿上,摇摇晃晃下楼想去厨房找水喝,却看见陈之默坐在沙发上神清气爽地打着电话,他真想用那个抱枕把他闷死。

陈之默见他下来了,伸手把他扯过来抱在身边,陈沐言心中不爽之至,挣扎了两下,可惜腰酸背痛,最后还是算了。

刚挂了电话,陈之默就看见了陈沐言愤恨的眼神,笑了笑道:“我给你揉一揉?”

陈沐言无视他,起身去厨房找水喝。

趴在沙发背上,陈之默说:“我已经答应楚靳拍苏臻的MTV了。”

“我也觉得苏臻的MTV对你来说是个不错的起点。”

“恩,这个MTV下个月开始筹备,这个月底就会召开记者会,正式告诉他们我是导演。你去不去啊,晚上会有聚餐。”

“不好意思啦,下周郑教授要带我还有沈清一起去韩国听一个讲座,机会难得,我连护照都准备好了。”陈沐言一想到研讨会就眉开眼笑了起来。

周末的时候,陈沐言就兴奋地收起了行李,录音笔的电池都充好了。陈之默坐在一旁看他收拾行李,摸了摸下巴道:“我怎么觉得能离开我身边,你很高兴啊?”

陈沐言心里咯哒一声,脸上还一副没什么的表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只是个学生而已,虽然有行医执照但是又不是什么名医,如果不是郑教授,这种会议我根本没机会参加啊!”

“好了,知道了知道了,你就抛弃我去听他们讲那些让人晕头转向的心脏内科知识吧!”陈之默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当天晚上凄惨的就是陈沐言,他被狠狠折腾了一回。而陈之默竟然轻飘飘地说什么“反正你在飞机上也可以继续睡”,真是让人听了火冒三丈。

第二天的时候,郑教授看着他撑着腰的模样竟然说要给他介绍推拿师父,说他年纪这么轻就腰肌劳损,鼓励他没事不要老窝在房间里,应该去健身房运动一下。

而沈清就更夸张了,趁着郑教授去洗手间的时候,小声问陈沐言:“你是不是有痔疮啊?”

陈沐言顿时窘的不知道怎样抬头。

到了首尔,休整了一天,之后的几天,就是来自亚洲各国名医的讲座,让陈沐言与沈清获益良多。

研讨会结束的那天下午,陈沐言陪着沈清去一些特色的小街上看看韩国手工制的小首饰,看着沈清一路停停走走,在小摊上流连忘返的样子,似乎又回到了自己还是叶润行的时候。

“润行!你看这个怎么样?”沈清笑着回头,拎着一只耳环比在脸侧。

陈沐言心脏一震,随即笑道:“你在叫谁呢!”

沈清也愣了一下,“啊,对不起,我一时……”

“没关系了,等一下你请我吃炒年糕了!”

路过报摊的时候,陈沐言瞥见摊上几本娱乐杂志的封面上似乎登着陈之默的照片。听王大友说过,近几年来国内的艺人在国外享有知名度最高的就是陈之默了,没想到他的新闻竟然也能上了韩国娱乐杂志的头版。

一时没有忍住,陈沐言买了一本杂志,回到酒店房间里翻阅了起来。虽然不懂韩文,但是看得出来这篇报道相当八卦。

第一张照片是陈之默坐在片场的太阳伞下休息,旁边坐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只有一个侧影而已,看得出来非常漂亮。第二张照片则是陈之默扶住那个女孩,而照片右角上竟然出现了高志阳的脸,还被红圈勾勒出来,一个箭头指向陈之默和那个女孩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