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性的嗓音外加昏暗灯光下隐约悱恻的五官,让阿进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不过你好像没看出来,我是个top啊。”陈之默缓缓转身,黑鹿不耐烦地推了阿进一下。

打开一扇门,陈之默踏进一处大概二十多平米空旷的仓库,只有昏黄的灯光略微摇晃着。

一个男人坐在仓库的中央,坐在地上,背脊靠着一把椅子。

“来了?”他放下手机,看向走进来的几个身影。“是啊,大弟。”黑鹿走了过去,将他一把拉起来,阿进也狗腿地跟了过去。

“赵德胜呢?”陈之默仰了仰下巴,椅子上坐着的是陈沐言,他低着头,身上并没有被绑绳子,估计是被对方用什么方法弄昏了。

大弟嗤笑了一声,“我就猜赵德胜那个白痴肯定会露馅的。不过他肯花钱,我们就肯干。不过这里是船,已经出了海港了,除非我们验明你带来的钱数目是对的,每一张都是真钞,不然你们怕是离不开这里了。”

“我要看我弟弟。”

“行。”

陈之默拎着钱箱走过去,在陈沐言面前蹲下,伸手托起他的脸。陈沐言的脸颊上还是被打伤的淤青,“你们对我弟弟真的是照顾有佳啊。”

“他还能活到你来送钱就已经不错了。”大弟伸手把钱箱拿过来,打开了里面的钱。

又有两个人走进来,端着验钞机。

陈之默一边按摩着陈沐言的脑袋希望他醒过来,一边好笑地说:“看来你们真是有备而来啊。至于赵德胜,你要是再不出来,就不要怪我拿你的女儿开刀。”

“什么意思?”赵德胜的声音响起。

陈沐言微微转醒,抬起眼来发现自己被陈之默抱在怀中。

“当然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你能把我弟弟绑到这个鬼地方,既然来了海上,我猜你根本就不打算放我们走。既然我和沐言回不去了,那就只好拉上赵家的两位千金做垫背了。”

“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为什么不自己打个电话问问呢?”陈之默笑着说。

陈沐言想要撑起自己的身体,今天早上黑鹿不知道给他吃了什么,让他昏了过去。当思维陷入一片黑暗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没有机会醒过来了,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还能见到陈之默。

赵德胜掏出手机,盯着陈之默的笑脸拨通了女儿的电话,说了没有两句,他的脸色就变了。

大弟拎着钱箱走到赵德胜的面前,“这里面是五千万,一分不少。按照我们之间的约定,我们兄弟可以拿走其中的一千万。”

赵德胜一把拿过箱子,对着陈之默狞笑道:“好!你抓了我的女儿我当然要放你们兄弟俩离开……不过,我要你们身败名裂!”

陈之默皱眉,将陈沐言扶了起来。

赵德胜看向黑鹿,“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总是我要他们陈家在社会上抬不起头!只要你们做的到!这箱钱都是你们的!”

大弟斜眼看了看他的兄弟,知道他们正在蠢蠢欲动。

“黑鹿,阿进,你们想干什么我都不拦着你们,不过我只说一句,凡是点到为止。我会拿走属于我自己的两百万,要走要留随你们便。”

黑鹿摸了摸鼻子看向大弟,“那大哥不好意思了,既然赵老板出这么大笔前,不要的是傻子了!”

“行吧,那我就借船上的皮划艇走了。”大弟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好!剩下的你们想怎么干?”

“反正只要他们留着命回去换两位小姐的性命,其他的我们想怎么样都可以对吧?”阿进一脸欲色走到陈之默和陈沐言的面前,“那么鹿哥,咱们拍拍小电影吧?”

黑鹿嗤笑了一声,“你脑子里就剩下这些花花肠子了吗?”

“什么小电影?”赵德胜问。

“就是两个男人在一起瞎搞的片子呗,日本流行很久了,美国的销量也很大,如果有影帝的鼎力加盟,应该有不少客户愿意花大价钱吧!”黑鹿点了一支烟。

陈沐言心中一惊,抬头看向陈之默。

“别怕。”对方的下巴抵在他的头顶,沉声道。

第 71 章

赵德胜哈哈笑了起来,拍手道:“这个主意太对我的胃口了!”

“你们胡说什么!”陈沐言要冲过去,陈之默一把拽住他。

黑鹿和阿进他们都亮出了匕首,在昏暗的灯光下显露出丝丝寒意。

阿进仰着下巴,“陈先生,你不是说你是top吗?今天我们就成全你了!”

霎时间气氛变得复杂而压抑。

陈沐言只想陈之默别管他了,能有机会离开最好。他怎么样都是个公众人物,一旦赵德胜他们拍了什么,陈之默这十年来积淀下来的东西就全毁了。

他刚想说什么,陈之默低声在他耳边道,“沐言,一会儿听见直升飞机的声音,就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