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鹿故意瞟了一眼陈沐言,打开饭盒的盖子,“阿进,今天的菜色不错啊,不但有叉烧还有鱼。”

“这不是知道鹿哥你喜欢吗。”阿进狗腿地笑了笑,看向陈沐言,然后露出一副可惜的神色,“哎呀,他是不是惹鹿哥你生气了!”

黑鹿踹了阿进一脚,“你小子心里想什么我还会不知道?绑这小子上车的时候,你就在他身上摸来摸去!好好的女人不喜欢,非要喜欢男的!”

“男的带劲儿啊!”阿进笑着走向陈沐言,手掌贪婪地抚摸过他的下巴和脖子,伸进衬衫的领口中,无论陈沐言怎样躲避,也是徒劳,“是不是有钱人家的公子都是这么细皮嫩肉的?”

“得了,一会儿我出去遛一遛,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过别太过火了,把人玩死了咱们可就拿不到钱了!”黑鹿暧昧的目光让陈沐言浑身鸡皮疙瘩直往外冒。

“谢了!鹿哥!”阿进那跃跃欲试的表情让陈沐言想要一头撞死自己。

黑鹿慢悠悠地吃着他的午餐,而阿进看着陈沐言的眼神让他角色自己也成了他的午餐。

陈沐言第一次希望黑鹿能够吃慢一点,永远吃不完最好。

阿进似乎已经安奈不住了,含着陈沐言的耳垂,挑弄着,舌头沿着耳廓伸进去,陈沐言只得费力地向一旁侧过去,脑袋却被对方按住了,只能任由阿进为所欲为。

黑鹿一边吃着,一边笑着欣赏陈沐言狼狈闪躲的表情,然后将饭盒一放,落地的声音震得陈沐言心脏悬在半空中,“得了,我不妨碍你享受了,不过一会儿可别被大弟碰上,他不喜欢我们做事的时候瞎搞。”

“知道了鹿哥!”

待到仓库的门一关,陈沐言知道自己这一次怕是完蛋了!

阿进对着陈沐言的脸就是一顿乱亲,扯开他的衣领一路亲下去,陈沐言只觉得自己胃里的酸水都要呕出来了。

最要命的是阿进竟然开始扯陈沐言的裤子,可惜他被绑在椅子上,就算扯开了裤子也脱不下来。阿进咧嘴一笑,手掌隔着底裤大力地摸了两把,“我说二少爷,您一直这么坐着也累了吧?让我给你松一松……”

说完,他便扯开了将陈沐言双腿绑在椅子两脚上的绳子解开,就在他迫不及待地扯下陈沐言的裤子时,陈沐言蓦地双脚一踹,把阿进踹出去老远。

而陈沐言也因为用力过猛反倒了下去。不远处的阿进蜷缩在那里,捂着□,刚才陈沐言多半是踹到他的命根了!

阿进刚才色欲熏心,没有注意到帮助陈沐言腿的绳子和绑住他手的是同一根。

陈沐言挣扎了一下,很快手上的绳结也松垮了下来,趁着阿进还没有起身,陈沐言从椅子上坐起来,一把提起裤子朝着仓库的门口奔过去。

胳膊被绑了太久,发麻无力。刚推上仓库的门,阿进就歪歪扭扭跟了上来。

“你跑!老子干死你!”

陈沐言咬牙,回头就是一拳打在阿进的脸上,对方一个踉跄,陈沐言趁机推开门。

就在亮光照在他的脸上还没分辨清楚站在门外的人影,一个拳头打在陈沐言的脸上,他摔倒在地上,这才发现那是黑鹿,“阿进!你是吃屎的啊!玩一玩都能让人差点玩跑了!”

阿进狼狈地爬起来,对着摔倒在地上的陈沐言就是一阵乱踢,“我叫你踢老子!叫你跑!我叫你跑!”

踢完之后就骑在陈沐言的背上,去扯他的裤子。这个时候,黑鹿身后一个健硕的男人走过来,一把将阿进提起来。

“你被人踢那叫纯属活该!”

“大弟!”

“叫你看着人又不是找乐子!钱还没拿到呢就想着玩乐了!”大弟将陈沐言拽起来,眼神中有几分凶狠,“怎么想跑?要跑也等着剁你手指的时候!”

黑鹿走过来,拍了拍大弟的肩膀,“兄弟,别气了!阿进就是那么个德性!”

陈沐言现在全身都在痛,再次被拽回椅子上,这回是那个叫大弟的亲自绑上的,绕了十几圈,逃跑是想都别想了。

阿进有些难看地坐在一边抽气了眼,是不是阴狠地瞟上陈沐言两眼。

而大弟则躺在地上,靠着一个箱子,玩起了手机。黑鹿大概是觉得无聊,又出去瞎晃了。

“给他弄点吃的,别钱还没拿到,肉票就挂了。”大弟扬了扬下巴,阿进只好起身把黑鹿吃剩下的小半盒饭端到陈沐言的面前。

且不说那碗饭已经被翻的乱七八糟,吃剩的骨渣就吐在饭上,而且还是绑匪吃剩的,陈沐言虽然饿,但怎么想怎么没有胃口。

阿进挑了一小口饭送到陈沐言嘴边,“这不是你哥哥我□,你得意地吃两口吧!”

陈沐言皱着眉撇过头去,他也知道自己要保住命就不能不吃东西,而且此时他就是砧板上的肉,根本没有挑肥拣瘦的资格。

阿进见他不想吃,逮着机会直接把饭扣在他的脸上,“妈的!老子伺候你,还给老子摆谱!你真以为自己是个少爷啊!”

大弟抬头瞥了一眼阿进,“那饭给你吃你会吃吗!出去买过!”

“那个……大哥啊

……这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干什么还伺候他啊!”

大弟撇了一下嘴角:“既然你想在这道上混,我劝你懂一点规矩。我们确实那人钱财替人办事,但是风水轮流转,很多事情会让你想都想不到!你不想去做没关系,你走就行了,我会让黑鹿把你那份钱算给你!”

“别!别!大哥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就是买点吃的吗!我现在就去!”阿进赶紧出去了。

仓库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大弟玩了几分钟的手机,抬头看了陈沐言一眼,“这点苦都吃不了,看你能折腾多久。”

陈沐言只是低着头呼吸着,他算是明白在这五个人里面,眼前的大弟恐怕就是头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