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在同情我失恋了吗?”陈沐言晃了晃脑袋。

“不是,我想你爱我。”陈之默目光柔和而认真,手臂绕过陈沐言,将他带向自己,“你要趁着这个机会把想问的都问了,说不定还可以向你的老雇主《最八卦》爆料,得一笔稿费。”

陈沐言伸手,轻轻扣住对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背。如果是从前,也许他会想要从这种背德的亲昵中躲开。但是现在,他忽然明白,这个世上也许只有陈之默的怀抱,会在他最狼狈的时候依旧等待着他。

“好啊,从最俗气的问题开始吧,你的初恋是在什么时候?”陈沐言撑着脑袋看向他。

“果然够俗气,”陈之默弯起他的左腿,手指轻轻敲打着膝盖,“高中一年级的时候,我喜欢高我一年级的学长。”

“学长”二字让陈沐言刚喝进嘴里的啤酒喷了出去,“不会吧?你一直喜欢男人?”

“不是啊,女人也不错。但是你问的是初恋吧?”陈之默眉梢一挑,嘴上那一点坏笑像是绽开的曼陀罗,撩拨着观看者的心脏。

“你是全民公敌,男女通杀……”陈沐言抹了一把自己的嘴,“那么你和他交往了吗?还是人家压根没有理睬你?说不定他暗恋的女生就在暗恋你。”

“猜对了。我第一次和他说上话就是被他叫到学校的天台上,他说如果我不离那个女生远一点,他就要打烂我这张脸。”陈之默的眼睛里有一丝得意的神色,似乎在回忆美好的过去。

“要是我也会这样做。你要是长的没这么好看,估计也骗不了那么多人了。”陈沐言悻悻然道。

“不过他没打着我,反而是我把他按在地上,让他毫无还击之力地被狠狠做了一节数学课。”

“做?做什么?”陈沐言呆愣着,一时思维的起伏没有跟上。

“你说做什么?”陈之默倾向他,眼中含笑,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酿出一种柔润感,让陈沐言不由得咕嘟咽下口水,“我看他羞愤的表情变成脆弱的样子,从对我破口大骂到用可爱极了的声音向我求饶。我在他身体里冲刺,感觉他的包容,一次又一次……爽到停不下来……”

陈沐言倒抽一口气,下意识向旁边退去,却被陈之默的手掌按住了后腰。

“你怕什么,我又不会那样对你。”陈之默用啤酒罐碰了碰陈沐言的鼻尖,仿佛他刚才说的话只是玩笑。

“你……你怎么能对他做那样的事情?”

“如果我没做那件事情,他就不会和我在一起一年半了。”陈之默侧目,意味深长地看着陈沐言,“很多时候,总要有某个人踏出那一步,否则永远就只能原地踏步。”

“但是你确定他是愿意和男人在一起的?”

“我确定。只是在和我做过之前,他不知道而已。”

“我希望这不是你为了说服我而说的故事。”陈沐言抓着自己的脑袋,伸手又开了一瓶啤酒。

“还有什么问题?”

“你和他后来因为什么而分开?”

“他大我一届,高中之后就出国留学了。”陈之默莞尔一笑,“如果你一直纠结于我的初恋,会让我误以为你在吃醋。”

“好吧,换过问题。如果是你,会怎么对付陈洛?”

“我?你知道的,我拍过他和陆茉然躺在床上的照片作为换取自由的筹码。”陈之默不以为意地打开第二罐啤酒。

“可是我却觉得不只是这样。比如说你想要留给我的那家医院,我简直难以想象你握有它大部分的股份。”

陈之默笑了,“因为他一直觉得我只是个戏子。但是戏子不代表他不能将自己赚来的钱拿去投资,然后看着这些钱变成原来的几倍,再投入到其他公司或者财团里,以他们的名义来购买陈氏的股份。”

“你想不知不觉架空他?”陈沐言挺直了腰,手指握紧。

陈之默吹了一口气,正好落在他的鼻间,有几分挑逗的味道,“如果你不想被别人控制,最好的方法就是反过来控制他。”

“那么我呢?你是不是也想要控制我?”陈沐言直落落看进陈之默的眼睛里,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疑问,也是他最害怕陈之默的地方。

“对,我想要控制你,因为我不想被你控制。我不想像可怜的月亮只能围着地球转。”陈之默无奈地一笑,回望陈沐言。

“但是我不记得自己有任何能力能够控制你……”

“你当然有。当你还是叶润行的时候,每次记者会上我都会下意识去找你在哪里。如果我找不到你就会很失落,看见你在角落里努力想要挤到前面来的样子就会很开心。知道你一整晚守在车库里就为了拍一张我的照片,我想到这点都会笑。你觉得这样,你还没有控制我吗?”陈之默侧过身,与陈沐言面对面坐着。

他的背脊抵着茶几,双腿正好错落在陈沐言的身边,这让他略微紧张起来,自己随便一动都会触碰到陈之默。

“回来吧。”

这三个字让陈沐言抬起头来,唇瓣瞬间被对方含住。

心脏一颤,他没有再伸手去推拒。陈之默的亲吻太温柔,触上他心底已经松动的堡垒,瞬间便土崩瓦解。

也许是沈清带给他的失望让他在面对陈之默时失去了招架之力,但是那又如何呢。一百次逃离开来,第一百零一次的时候,他还是回到了这个地方。

双手撑在身后,承受着对方带给他的重量,脑袋向后仰去。

陈之默的手掌拖住他的后脑,带着他向一旁倒去。

落地的瞬间,试探性的亲吻变得胶着了起来。陈沐言下意识扣住对方的后颈,这对于陈之默而言就是无言的邀请。他的手掌无法满足地游移在陈沐言的身上,伸进衬衫的下摆,抚摸着他的后背,将他用力地带向自己。

这个吻从唇角蔓延到下巴和脖颈,陈沐言骤然清醒过来,一把按住了陈之默。

压在身上的男子,缓缓侧躺到他的身边,额头抵着他的肩膀,呵呵笑了起来。

“我还以为这一次我能趁着你心情不好成功把你弄到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