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沐言随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裤子口袋,“大概掉到泳池里了吧。”

“那真该感激你的手机是防水的。游泳馆的人用你的手机打电话给之默,他叫我过来看看你。”王大友端倪着陈沐言的神色,“你到底怎么了?”

“他叫你来看看我吗?”陈沐言依旧靠着车子不动,如果是从前,陈之默会亲自来吧。

想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陈沐言抬头笑了一下,他想要继续做叶润行,却忘记了自己现在已经是陈沐言了。

“你到底怎么了?一会儿难过一会儿又笑?”王大友直接拉着他,朝着那辆别克商务车走去,打开车门,将他塞了进去。

陈沐言踉跄了一下,差点趴在座位上,却被一双手用力地撑住了。

“你怎么回事?不会真的就这样到池子里去游泳了吧?”温润的嗓音响起,陈沐言抬头,看见陈之默微微皱起的双眼。

他愣在那里,良久才开口道:“默哥?”

陈之默利落地脱下外套,罩在他的身上,“你的样子就像是MTV里的落魄男主角。”

陈沐言的鼻子顷刻间酸了起来,大脑开始清晰,想起了沈清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还有自己穿着衬衫跳进泳池里的经过。

他垂下头,用手狼狈地撸着额前的湿发。他既不想陈之默见到他现在的样子,又难以自抑地想要他在自己的身边。

“接到游泳馆的电话让我很担心。”陈之默扣住他握紧的手,声音柔和的让人想要哭出来,“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洛去找了沈清……”陈沐言扯了一下嘴角,脸部的肌肉也跟着抽痛了起来,“其实我没什么理由难过,我和她根本就没有开始过……”

“你和她摊牌了?”

“是啊,她说我很快就能忘记她,所以她选择避开我。”

“她知道避开你会伤害你,所以安慰她自己说你很快就会忘记她。”陈之默淡淡地说,“那个女孩很想要保住自己的自尊心,她

是不是一直以为在你面前她什么都没有,只能作为一个被施与者?”

“你怎么知道?”陈沐言无奈地一笑,“似乎听我说说你就能知道她是怎样的人了?”

“也许不止演戏,看戏也看的太多了吧。”陈之默微垂下眼帘,手掌按上陈沐言的脑袋,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这个动作了。

“我想做叶润行,我想完成所有以前自己没有完成的事情,我想和她在一起——但是一切都不同了!她已经不能用了解叶润行的眼光来了解我了!”

陈之默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伸手将陈沐言的脑袋搂进自己的怀里,感受着他的颤抖。

“也许这不是她的错……陈洛实在太厉害了,他可以给沈清的家庭施加压力,甚至让她无法继续念书……其实她也没有办法……我是不是应该这样安慰自己?”

陈之默胸膛起伏着,他呼吸时发出的是最让陈沐言安心的声音。

第 64 章

“以你的能力出国留学脱离陈洛的控制其实很容易。你可以假装和沈清分开,等你在国外站稳了脚再带她和她的家人一起走。你们之间有很多解决问题的方式,她只是选择了放弃。”陈之默轻轻拍着陈沐言,轻吻着他的头顶,“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当你想要作为叶润行勇敢地走下去的时候,她没有看见你的内心深处到底是谁。”

“那么为什么你能看出来呢……我和沈清认识那么久了,她却看不懂我……”

陈沐言仰着脑袋,满眼的不解。

“那是因为……”陈之默扯了扯嘴角,目光变得缱绻起来,“我一直很用力地看着你,我看见你的想法,看见你想做的事情。无论发生什么,都想抓着你不放手,哪怕捏疼你,弄碎你。就算是你的碎片,我也要死死攥在手里。而她没有这样的执念与决心吧……”

没错,这个世界上能够不顾性别血缘甚至身份地位喜欢上他的人,似乎只有陈之默而已。

“默哥,我们去喝一杯吧。”

“好啊,你想去哪里?”陈之默的声音里是淡淡的宠溺,顷刻间时光倒流,仿佛回到了从前。

“……回家吧,我想待在安静的地方。”尽管陈沐言并不确定陈之默的公寓是否还是他的家。

“好。”陈之默朝王大友点了点头,车子开回白金汉公寓。

王大友将一箱啤酒搬进客厅,放在茶几上,“你们兄弟两就好好聊一聊吧!”

陈沐言被推进浴室里,当温热的水从头顶流下来的时候,一切让他心情沉重的东西似乎都随着热气蒸发了。

他穿着陈之默准备好的墨色各自睡衣走回到客厅,陈之默坐在地上靠着沙发,手里正拿着一张浴巾。

他把陈沐言拉到自己的身旁坐下,用浴巾擦拭着他的头发。

“这好像还是我们俩第一次一起喝啤酒吧。”

“是啊。”陈沐言拉开易拉罐,咕嘟咕嘟喝下去半瓶,向后仰着靠在沙发上,“我们也没有好好聊过天,作为陈之默与叶润行。”

陈之默轻笑了一声,执着啤酒罐与他碰了一下。

“你说你喜欢我,我却不知道该不该喜欢你。”陈沐言的手指摩擦着啤酒罐的边缘,“除了知道你是影帝,你很温柔,你很有耐心,你是陈沐言的大哥陈氏财团的长公子之外,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陈之默颔首,额前的发垂下来,“好啊,今天你可以问我问题,我会全部回答你实话,不会演戏,不会引用电影里的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