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笑了一声,陈洛将资料夹扔在一边,“郑秘书,替我找个时间,我要和这个女生好好谈谈。”

毕业舞会一直到第二天的早上七点多才结束。

陈沐言把沈清送回了住处。

“嘿,两个月后我们就是真正的同学了。”沈清双手拎着长裙,转身一笑,在晨光下显得格外优雅。

“我期待着。”陈沐言目送她上楼。这就像是一个记号,证明他的生活终于走回了叶润行的道路。

开学之前依然是在医院,丁珊珊正式入职,成为了一名消化内科的医生。

领了正式工资的丁珊珊非常大方地还了一千块钱给陈沐言,买了几张票请陈沐言和姜飞看电影,还挤眉弄眼地要陈沐言把沈清也约出来。

但是沈清却说自己有事。

“哎呀,真可惜,亏我还故意买了情侣票,打算委屈自己和姜飞坐在一起呢!”丁珊珊撇着嘴巴。

“和你坐在一起受委屈的人是我吧。”姜飞哼了一下。

“算了,那就让我独享一张情侣座椅吧!”丁珊珊打了一个响指。

而姜飞和陈沐言意外地合拍,异口同声喊道:“不要!”

丁珊珊立马呵呵笑了起来:“我也就想象一下两个帅哥坐在情侣座上的样子罢了~”

进了电影院,最后还是决定丁珊珊和姜飞坐在一起,陈沐言坐在他们后面。

黑暗中,他掏出手机给沈清发了一条短信: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刚才和她说话的时候,陈沐言能够感受到她的声音和平常不一样。

对方短信回的很快,只有两个字:没事。

陈沐言吸了一口气,撑着脑袋看着手机。电影已经开演了,但是他却无法欣赏,将第二条短信发出去: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希望你能告诉我。

得到的回复依旧是:我真的没事。

只是他不知道,沈清正靠着房间的门,眼泪滑落下来。她的手指用力地掐着手机,想要自己别哭出声来。

窗外是一辆黑色轿车扬长而去。

电影的剧情在不断地推进,当一张苍白消瘦的脸庞出现在荧幕上的时候,陈沐言这才反应过来这就是那部陈之默客串过癌症病人电影。

就是这部电影的道具,让陈沐言以为他真的得了癌症。

陈之默的脸在荧幕上被放大,可是五官的每一个角度依然让人找不到瑕疵。甚至于他的一声叹息都能让整个影院中的观众都跟着拉长了呼吸。

他的角色只出场了十几分钟,陈沐言忽然觉得今年的最佳男配角非他莫属了。

电影结束之后,回到房里,他拨打沈清的电话,没想到对方竟然已经关机。此后,陈之默无论是短信还是电话,沈清都回复的不冷不热。还是丁珊珊约了她出来逛街,受到陈沐言的拜托问她是不是和陈沐言出了什么问题,但是沈清却没有回答。

研究生入学注册,陈沐言终于见到了沈清。只是她正和郑教授聊着些什么,当见到陈沐言的时候,她就借故离开了。

陈沐言从她回避的眼神中能够看出来,沈清心里确实有事,而且这件事情还和他有关。

完成注册之后,陈沐言和姜飞在餐厅里吃着午饭。

“女人心海底针啊,姜飞……”

“你和沈清还没有和好吗?到底出的什么问题?”

“丁珊珊告诉你的?”

“还用她告诉我吗?以前出来吃饭聚会什么的,沈清无论多远都会来,但是最近你怎么打电话她都没出现过。我是和她没太多交集,丁珊珊约她也没有被拒绝,那问题可不就出在你身上?”

“可是我真的不明白她到底怎么了!”陈沐言摊开手,“如果知道原因……”

“那就直接找到她,把问题谈开。她这种态度对你也不公平。”姜飞侧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就我对沈清的观察,她确实是个好女孩,对朋友也很讲义气,但是她的自尊心太重了。”

“可是我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伤害她自尊的事情啊?”陈沐言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

离开学校的时候,陈沐言在公交车站看见了正在等车的沈清。

他摇下车窗,朝她喊:“我送你回去吧!”

沈清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坐公交就行。”

“你有没有想过从明天起我们将会是同学,你觉得你能一直避开我吗?”陈沐言叹息之后开口道。

沈清低下头看了一下脚尖,还是上了陈沐言的车。

“我想车里并不是个谈话的好地方。”陈沐言将车子开向街角的咖啡馆,他看了一眼沈清,对方并没有什么反应。

这个时间段里,咖啡馆里的人并不多,陈沐言与沈清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要喝点什么吗?”陈沐言拿着餐单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