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我不生你的气。”陈沐言扯了扯嘴角,“我想歇一会儿了,明天医院见吧。”

还没有来得及吃晚饭,肚子饿了起来,他来到宾馆的餐厅,要了一份炒面。

电视里正放着公寓失火的新闻,而陈之默被警察按在地上的画面出现在了其中。

夹到嘴边的面停在了那里,画面里的陈之默并没有自己在现场看见时那样清晰,但是依旧让人感觉到揪心。

这则新闻播了三分钟,陈沐言确定如果不是陈之默的出现,估计只有一个标题和十几秒的介绍,这则火灾简报就会播完了。

直到炒面凉了,陈沐言才忽然三两口将它们卷进嘴里,然后快步离开了餐厅。

在门口拦了一辆出租,陈沐言回到了白金汉公寓。

进了电梯,一路上升,陈沐言笑了起来,他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为什么要回来呢?

明明想要逃离,可是现在竟然害怕陈之默会不让他进去。

来到门前输入密码,门啪嗒一声就开了。

客厅里是一片漆黑,陈沐言吸了一口气,开灯之后竟然在鞋架里找到了自己的拖鞋。不知道是李阿姨整理的还是陈之默一直在等他回来。

上楼,来到陈之默的门前,他试着拧了一下,门是锁着的。

然后他转身,走了几步打开自己的门,才发现里面的一切都整整齐齐。床单被罩是干净的,书桌上也没有灰尘,明明自己很久都没有回来了。

陈沐言忽然觉得,陈之默一直在等着自己。

不知道在自己不在的时候,他是不是一个人坐在餐桌前看报纸,或者坐在沙发上等着电视泛起雪花?

此时,门开了。

陈之默站在那里,看见陈沐言的时候愣了一下。

他左手受伤的地方已经包上了纱布,看来已经去医院处理过了。

“你怎么在这里。”他换上拖鞋,走过陈沐言的身边。

“我想看你怎么样了……”陈沐言望着他走向楼梯的背影。

陈之默转过身来,靠着楼梯,笑道:“看我有没有因为你而感觉万般失落?看我怎样为你担惊受怕?看我怎样像只狗一样接近你又怕被你讨厌?”

“不是的!我是来看你的伤……”

“我的伤在这里。”陈之默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我喜欢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现在住在我弟弟的身体里,所以我是个变态,如果你觉得很恶心不用勉强自己回来参观。”

“陈之默!”陈沐言上前扯住他的衣领,“我没有觉得你恶心!我只是……我只是……”

对方伸手环住他的腰,将他拉向自己,“你只是什么?要不要现在来个热吻?我保证让你的小兄弟站起来……”

陈之默的声音就似从黑暗中伸出的无数双手,抚摸着陈沐言的神经。

“不想留在我的身边,你现在就应该推开我,而不是用这种犹豫不决的态度,让我抱有可悲的希望,你觉得很有趣吗?”陈之默在陈沐言反应之前就松开了手,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几秒钟之后,陈沐言来到他的门前,想要进去,但是门却是锁着的。

他忽然用力拍起门来,“我是你的弟弟!你要我怎么样!难道做兄弟不好吗?”

陈之默的声音隔着门传来,“或者‘兄弟’才是你想要的安全距离?做我的弟弟我就可以无条件的对你好了是吗?”

陈沐言的眼睛发酸,他忍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没错!假如你从来没有温柔地对待过我,我根本就不用在意你现在对我是冷漠还是疏远!你对我的这些好难道不是刻意的吗!你不是在故意下套让我离不开你让我内疚的吗!”

“没错!”门再度打开,陈之默用力地指着陈沐言的胸口,“但是如果这里住的是我那个天真浪漫永远只想要从别人那里得到关爱的弟弟,我什么都不会给他!”

“那你要我怎么办?”陈沐言摊开双手,他此时忽然不知道自己拒绝的是陈之默还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慌,“我已经在这具身体里了!如果不是这样,我就是那堆骨灰!”

陈之默只是漠然地看着他。

陈沐言抓着他的手靠上自己的脸:“就是这具身体,同样的父母,相似的DNA,甚至于哪天我们之中有一人需要骨髓移植了也只有另一个人能相救!就是这样的关系,你要我怎样接受你!而我甚至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在演戏什么时候是真的!”

陈沐言后退着来到楼梯处,“你知道什么?安娜说的没错!爱上你就像爱上一场戏!”

“所以你承认你爱我了?”陈之默靠着门,侧着脸看着他。

“你他妈不要用那种眼神还有从那个角度看着我!现在不是在拍他妈的电影海报!”陈沐言就快要一脚踏下楼梯的时候,却被身后的人扯了过去。

他转身,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推对方,陈之默的唇落了下来。

陈沐言挣扎着,转动着脑袋想要躲过去。但是陈之默就似能读懂他的大脑一般,每当陈沐言转向一边,他也跟着转过去,甚至于让那亲吻更加胶着。

没有吞噬一切的侵入感,陈之默的吻更像是引导着陈沐言去体验某种感觉。

一个转身,陈沐言被他顶在了墙上,后脑因为陈之默亲吻的力度而被抵在墙面上,只能被迫承受着那个亲吻。

陈沐言所有的感觉都涌向了陈之默的触碰的地方,那是一场让思维脱离了控制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