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陈少吗?好久不见了。”

会叫自己“陈少”的人应该是以前和陈沐言混在一起的家伙。

“你是谁?”

“我是谁你都不记得了?陈少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哎哟,瞧我这脑子,陈少不是出了车祸之后就不记得兄弟们了吗?”

兄弟?陈沐言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既然您知道我失忆了,不如直接告诉我你是谁吧。”陈沐言转头,对着不远处的沈清笑了一下。

“我是明哥啦!”

明哥,那不就是那帮流氓的头儿吗?

“请问明哥有什么事呢?”

“陈少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您这是要做个好学生以后当个大医生了,怎么兄弟几个在学校附近赚点小钱也碍着你的眼了?”

陈沐言心中一凉,醒悟对方一定是知道是自己写信要求校长请警察来清除学校周围流氓的事情被对方知道了,这会儿要来找自己麻烦了。

“有什么事情我们面对面解决就行,你把丁珊珊怎么了?”

“唉,还不是最近无法在B大附近和陈少你见面吗?我们就打听了一下嫂子的消息,才知道原来她来这么大的医院实习了啊!”

第 50 章

陈沐言咬牙,“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好歹我们曾经兄弟一场,那自然是要用兄弟的方法来解决。晚上十点,日落大道见。我知道陈少最近很喜欢请条子来料理我们,不过就算条子来了,我们也是得拿嫂子出出气才是,你说呢?”

看来他们以为丁珊珊还是自己的女朋友。

“好!日落大道就日落大道!你们别碰丁珊珊!”

“陈少来了,我明哥也不会拿女人出气!”

陈沐言挂了电话,沈清还在望着他。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没事,我想好了,我们去拖拖斋吃烤肉吧!”

沈清好不容易考完了,当然要陪她庆祝一下。至于和明哥的约定,既然是晚上十点半,吃个晚饭的时间还是足够的。他不忍心让沈清的欣喜落空。但是和明哥之间的前尘旧怨,今天也一定要了结。

“好啊,不过你说的那个地方好像挺贵的,我不知道钱带够了没有。”

“怎么,你要请我啊。”

“当然啊,你帮了我多少忙啊!”

“你放心好了,我有那里的打折卡。”

“怪不得你选那里吃烧烤!”

他们到了拖拖斋,点了啤酒和烤肉。

陈沐言总是小心地在桌子下面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还要笑着回应沈清说的话。

服务生拎着两瓶啤酒放在他们的桌上。

“我没有再要啤酒了啊?”陈沐言觉得服务生是不是搞错了。

“啊,是那边那位先生请你的。”

陈沐言和沈清顺着服务生指的方向望过去,看见了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男子。

“你的朋友吗?”沈清细细端详着,“他看起来怎么有点像苏臻?不过,苏臻应该不会来这种地方吃烧烤……”

苏臻朝他们笑了笑,他的对面坐着的是他的经纪人。难得他到这种没有遮掩的场所吃饭,应该不会希望被人认出来。

“他是我一个朋友。”陈沐言并没有说话,苏臻确实是他的朋友,但是他这句话让沈清自动认为他的意思是对方并不是苏臻。

九点多吃完晚饭的时候,陈沐言来到洗手间里,而苏臻就在他旁边的洗手台前站着。

“刚才你一直在看手机,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苏臻直接就开口问了。

“被你发现了,我还以为隐藏的很好呢。”

“你明明有急事却还要花费那么多心思来陪着那个女生,看来你挺喜欢她的。”苏臻走过来撞了一下陈沐言的肩膀。

“是啊,我不可以喜欢那样的女生么?”

“你可以喜欢她,不过你和她之间应该不会有结果。”苏臻扬了一下眉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