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之默颔首,耸着肩膀哈哈大笑了起来。

  “别告诉我到现在你都不明白为什么!你说为什么你这个狗仔用那种蹩脚的跟踪技术跟在我身后我从来都不曾拆穿你?为什么你和其他记者挤在一起摔倒的时候我要担心你有没有受伤?为什么你假扮送外卖的被保安抓住了我要帮你解围?”

  “难道不是因为你觉得我很好玩?想要继续耍弄我吗?”

  “哈!耍你?”陈之默的左手抓紧胸口,“那是因为我想你一直跟着我!因为我想看见你!我想拥有你所有的注意力!”

  陈沐言顿然觉得有一座大山轰地压了下来,他没有挣扎的余地,甚至于所有的思维能力就这样被抽空了。

  陈之默坐在原处,用一种无所顾忌的目光看着他,仿佛只是这样被看着,陈沐言都不是属于他自己的,他连心跳都被对方操控着。

  “我……是男的……”几分钟的死寂之后,陈沐言开口喃语道,“现在……我是你弟弟……”

  “所以呢?”陈之默用好笑的语气问他,“我就不能爱你了?陈洛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现在的母亲并不是我的母亲?当然还有另一件事情,那就是你的父亲并不是陈洛。我拿过我们俩的牙刷送去做DNA对比……你和我一点血缘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总算摊牌了……写他们兄弟两没有血缘是我临时加的,为了避免有人举报说什么乱lun,加了这句话,以后爱怎么写都不是乱lun了,这样就不会因为乱lun而锁文了。

第 45 章

陈沐言无法理解陈之默,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开来,“这又是你的演技?还是你想换一种方法来控制我?”

“要说演技,难道我们俩不都是在演戏吗?我要扮演一个温柔的好哥哥不断地克制自己想要占有你的欲望只为了不让你害怕,将你留在身边而已。你为了让我一直做一个关心你的好哥哥,一直假装对我的心思视而不见扮演着一个天真的好弟弟。是你戳破了这一切,本来我们可以快乐地一直在一起。”陈之默起身,他的目光太深,拖拽着陈沐言所有的思考能力,“回到我的身边,我们可以让一切继续下去,不好吗?”

陈沐言被他搂住,对方细碎地亲吻着他的脸颊,手指伸进他的发丝里……陈沐言猛地推开了他,“我们还有什么快乐!反正一切都是假的!我只是作为陈沐言想要活下去而已!”

说完,陈沐言推开门大步走了出去,陈之默上前拽住他的胳膊,“你要去哪里?”

“你觉得我还能待在你身边吗?一个对自己有难以启齿想法的大哥?”陈沐言挣脱开了他的手,“无论你说的是真的有或者你还在继续演戏,但是我接受不了!你饶了我吧!”

“你想离开我?”陈之默微微一笑,宛如在黑暗中绽放的曼陀罗,明明知道是致命的,还是让人挪不开视线。

但是陈沐言已经看厌了他的笑容,“我可以离开你吗?我们现在是兄弟了。但是我可以求你让我有自己的生活吗!”

陈之默想要抱紧他,但是陈沐言却冲了出去。

他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说出了白金汉公寓的地址。陈之默拦下了另一辆车,紧随其后。

陈沐言回到了公寓里自己的房间,拿出一个旅行箱,随便将几件换洗的衣服收进去,然后开始把那堆专业书籍堆到书桌上准备用绳子捆起来拎走。

陈之默推门进来,按住陈沐言的手,“不要再闹了,小言。只要我想,我会有一千种让你不舒服的方法把你留在身边。”

陈沐言抬起脸来,“那么你现在就让我舒服了吗?”

“你到底要怎么样?你现在就像个生气要离家出走的小孩!”

“我什么时候在你心里不是小孩了?”陈沐言呵呵一笑,转身一手拎着书另一手拖着箱子,走了没两步就被陈之默按倒。

书落了下来砸在地上,陈沐言退后了两步还是被对方压在了地上。

陈之默的力气很大,尽管他只有一只右手能够活动,但是陈沐言还是无法坐起来。

“小言……”陈之默猛地含住他的唇,这个吻如同燃烧着的山林,如火如荼。

陈沐言抽泣着,费尽力气要将他推起。那种充满占有性的侵略感让心底的恐惧沿着神经直向脑海的最深处。

这让他忽然想起自己经常做的那个梦,原来梦里的就是陈之默!

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成了他泄欲的对象!他一直以为那只是个梦,现在看来一定是陈之默在牛奶里放了什么!所以他才能在自己睡着的时候为所欲为!

想到此,陈沐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哗地推开了陈之默,也不管他是不是摔到了那只左手,陈沐言拖着箱子还有他最宝贝的专业书籍,逃难一般离开了公寓。

来到车库,将书和箱子扔进自己的本田里,他便开着车离开了。

一路上,手机不断地响,不用看他也知道是陈之默打来的。

他将车子泊到了路边,把手机里的电池给拆了。

车子在市区漫无目地开着,陈沐言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去向何处。

一直以来,陈沐言的一切都是被陈之默所安排的,他的生活里陈之默无处不在,而现在无论他去哪里,他知道陈之默都能找到他。

陈沐言的脑袋向后撞在车座上,眼泪落了下来。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他一直开一直开,仿佛这座城市没有属于他的终点。

晚上九点多,陈沐言将车开到了学校。他来到校舍里,敲开了姜飞的房门。

“哦——老天!你可算出现了!你哥打我和丁珊珊的电话都快打爆了!到底怎么了?”姜飞看着陈沐言呆然地走进了房间里,似乎受到了什么重大的打击。

“能让我在你这里睡一晚吗?”陈沐言抱着脑袋问他。

“可以是可以,你最好给你哥打个电话!”姜飞将手机递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