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陈沐言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看着他们的都是低年级的学妹。自从他在学校的形象从飞车党太子爷转变为有礼貌的好学生之后,他的受欢迎程度就在不断提升,上个学期甚至还有人提名他为校草。

“那你一定想象不到,一年多以前这个学校里所有的人都避我如蛇蝎。”陈沐言好笑道。

“呵呵,现在一定有很多人在猜测我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啊,搞不定已经破碎了一地玻璃心了。”

陈沐言看向沈清,那一时的冲动让他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说出了那句话:“那你不能真的做我的女朋友吗?”

说完之后,他忽然害怕了起来,觉得自己是个傻瓜,怎么就在学校的餐厅里问出了这句话?

而对面的沈清则沉默了。

陈沐言吸了一口气,赶忙挥了挥手说:“吃饭吧。一会儿还要回去看书呢!”

但是沈清却开口说话了。

“沐言,我知道你的家世,也知道你已经被郑教授点名作他的研究生了,更加知道你是个善良的人,这就意味着你很完美,我现在都找不出你什么缺点来。”沈清微微一笑,“但是我却很普通。我的父亲只是一个保安,母亲是一个小学老师。我长的也不漂亮,甚至性格上即说不上活泼开朗或者安静娴熟……”

“我……只是喜欢你而已……喜欢需要原因吗?”

陈沐言的眼睛有点酸。

当自己还是叶润行的时候,他就在喜欢她了。

这种懵懂的感觉持续了很久很久,他要求的并不多,其实只是和她这么坐在这里,他就觉得很舒服了,好像内心中所有的波澜都能平复下来。

“可是和你这样的人在一起,我会不安的。我会总患得患失,觉得自己会失去你。”

“就因为我的家世很好、我的长相不错、性格也不糟糕?”陈沐言第一次觉得自己很委屈,虽然委屈这个词用在男生的身上有些太小家子气了,但是什么时候,“完美”也成为了缺点了?

“还因为,我心里面一直喜欢着一个人,虽然他已经离开了,但是我还没有放下他。在我放下他之前就接受你的话,那是对你的不公平。”沈清闭上眼睛,似乎如果她再睁着眼睛说有关那个人的事情,眼泪就会掉下来一般。

“他是谁?”陈沐言心想难道沈清在Q大的时候喜欢上了什么人吗?

“他……叫做叶润行。一年多以前……因为一场意外……”沈清的声音开始发颤。

条件反射一般,陈沐言伸手握住了她,“不用说了,沈清。我明白。”

是的,关于叶润行的事情,我都明白。

原来,你一直都在喜欢我,你一直没有忘记过我。

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自己,也只有你还记得我。

“我……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但是如果你觉得我在利用你对我的好感来让你帮我考上郑教授的研究生,你可以……”

“我没有觉得你在利用我。”陈沐言打断她往下说,“而且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久,我突然对你说那些话本来就是我唐突。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啊。也许时间久了,你会发现你也喜欢我。又或者我会发现比起做情侣来说,我们可以做一对很好的朋友啊!”

他明白,沈清现在处于研究生的备考阶段,自己不应该给她过多的压力。

现在如果陈沐言告诉沈清自己就是叶润行的话,只会把她吓坏。而且他还有足够的时间,让她认识到,他就是叶润行,那个她一直喜欢的人。

因为在图书馆里,手机都是静音的,等到下午出了图书馆之后,陈沐言才发现自己的手机都快被王大友打爆了。

陈沐言赶紧拨了回去。

“王大哥,有什么急事吗?”

“有事!你快点来医院!你哥被道具车撞伤了!”

什么?默哥被撞伤了?

霎时间,他的心脏猛地一阵下沉,不自觉手心开始冒冷汗。

陈沐言还来不及和沈清说再见,就赶紧赶去了医院。

赶到了医院,才发现已经有些记者围在那里了,而警卫则将他们拦在门外。

王大友在门口等着他,见他一到就抓着他向里面走。

“你在学校很忙吗?我给你打了几百通电话你都不接!”

“我在图书馆,所以手机设置了静音。我哥他怎么样了?”陈沐言和王大友进了电梯,看王大友的表情,只怕伤的不轻。

“他的左臂骨折,因为脑震荡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呢!幸好没有引起颅内出血,不然的话只怕这部戏就成你哥的遗作了!”王大友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什么‘遗作’啊,呸呸呸!”

陈沐言的牙关发颤,来到病房外。

导演、周姐、EVEN还有那个开道具车的司机都坐在病房外。

陈沐言透过玻璃墙看着陈之默安静地躺在床上,微微皱起的眉心不知道是在思考什么烦心的事情还是因为痛苦。

医生的意思是除非陈之默醒过来,否则他们都不能进去见他。

“他怎么会被道具车撞上的?”陈沐言回头看向他们,扫过每一个人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