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沐言用期待的眼睛看着对方,将要咽下的口水也停留在了喉间。

但是陈之默却不回答。

不知道为什么,陈沐言的观察能力在那瞬间变得无比敏锐起来,陈之默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被他捕捉。比如说陈之默微微收起的笑容,平缓的眉心隐隐有皱起的趋势……

“怎么说呢……”陈之默侧过脸去,似乎是在思考,但是陈沐言更感觉他是在掩盖自己的情绪。

“什么?”陈沐言不自然开始安慰自己,就算陈之默不赞成自己去留学,也只可能是有什么更加周密的考虑,而不是为了要控制自己。

“我当然是赞成你去留学的。”陈之默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是平静的,甚至有几分欣慰,“毕竟医学还是美国走在最前沿。你现在知道上进了,要是我们在美国的老妈听见这些应该会很高兴。你自己的人生只要你规划好就行。”

陈沐言笑了起来,“谢谢哥!”

“你谢谢我做什么?你一直都学习的很用功,而且还到医院去实习观察,我可什么都没有为你做过。就算是去留学,你也有老爸的钱,不用我捐助。”陈之默好笑地说,“我要去洗澡睡觉了。不论你是留在国内读研还是出国,都在于你自己的选择。”

陈之默转身上楼,陈沐言坐在沙发上握紧拳头,在心中窃喜。

苏臻你看,我哥是支持我去留学的,你的“控制论”不成立啊!

而陈之默回到房间靠着房门,在黑暗中掏出手机,手指用力地按着手机上的键盘:替我查出来我弟弟是不是真的准备出国留学。

当屏幕上显示信息已发出之后,陈之默抬手握紧胸前那个挂坠,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第二天的早餐时间,陈沐言从陈之默那里得到了新的指令,那就是他必须找一个女伴一起出席陈洛的婚礼。

“我是真的不大想去啊……我根本就不记得老爸的事情了,见到他都不知道说什么……”

“你不用怕,因为你以前劣迹斑斑,他就算见到你,顶多也就点点头。”陈之默轻笑。

“既然见到我就是点点头,那我就算不去他也未必能发现……”陈沐言有气无力道,“好不容易的周末,我本来想和丁珊珊还有姜飞去郊区烧烤,我连野外烧烤架都买好了。”最重要的是他打算周五遇见沈清的时候请她一起去烧烤的。

陈之默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他似乎隐隐发现了陈沐言不再喜欢摸头这个动作,于是就改成了捏鼻子。但是不管怎么样,陈沐言还是觉得自己被当成了小孩。

“这里还有几张空白请帖,你填上名字给他们吧,就当是去吃免费自助餐。草坪婚礼嘛,都是不认识的人,你可能会很无聊。要是有他们在,你们几个在那里大吃特吃,一起丢脸就不会孤单了。”

“默哥——你在说什么哦!我怎么会让你丢脸!”

陈之默摇了摇手指,“错,不是让我丢脸。我是希望你们尽量让陈洛丢脸!你们的吃相越难看越好!”

虽然姜飞与丁珊珊早就知道陈沐言的家世,但是真正拿到请帖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

丁珊珊甚至为此买了一个新相机,要把陆茉然和其他明星照的清清楚楚。陈沐言早就猜到他们没有礼服。借了一件自己的给姜飞,然后拜托陈之默的化妆师周姐给丁珊珊借了一条长裙。

当周末他们来到婚宴现场的时候,想不吃惊都不行。

虽然是个草坪婚礼,陈沐言最多也只能想象像学校操场那么大,但是这个婚礼却是在高尔夫球场上举行的。光是装点用的香槟玫瑰据说都是从法国空运来的。

第 39 章

虽然他们三人都不懂红酒,但是听宾客中有人赞叹说:“啊,这是法国萨那丝葡萄园出品的红酒吧!真是极品啊!”

上来的菜肴,从中餐到法国菜意大利菜,各种美味一应俱全。食材也相当奢华,法式黑松露和鹅肝酱毫不吝啬。

而宾客中除了商界名流,还有资深媒体以及演艺界的名人。

比如说苏臻和他的姐姐,楚靳,甚至EVEN。他们使得这场婚礼还多了几分电影节的味道。

丁珊珊真的快要昏倒了,不但有这辈子都没有尝过的美食,还能近距离地欣赏这些俊男美女。

陈沐言和姜飞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下来聊天,话题当然还是与医学有关。

丁珊珊则不耐烦道:“你们两个可真是无趣啊,好不容易来了这里不好好享受美食,与那些名人们说几句话,还弄的跟学校图书馆似得!”

就在丁珊珊拿着相机去找她喜欢的男明星之后,有人将一杯红酒放在了陈沐言的手边。

“不知道可不可以请你喝一杯。”

陈沐言回头,就看见了身着西装的楚靳。也许是因为黑色的沉稳缓和了他的风流气质,使得楚靳看起来温文有礼。

“你是说用我老爸的酒来请我?”陈沐言好笑地问。

“这里有这么多人,陈之默不用担心我会把你怎么样。”楚靳覆在陈沐言的耳边轻声说,然后直接挽起了他的手,歉意地看向姜飞。

姜飞对楚靳这种有些暧昧的姿势感觉到怪异,但是看他似乎和陈沐言认识,只好点点头。

陈沐言看向楚靳的斜后方,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忽然对自己这么亲昵,原来是EVEN啊。

“不趁着这个机会和你亲爱的EVEN好好聊聊?”陈沐言有些幸灾乐祸,还故意朝着EVEN的方向走去。

楚靳一把扣住陈沐言的腰,将他带向另一个方向。

“你最好乖乖陪我在这里待一会儿,等EVEN走了,我保证把你送回你朋友那里,不然的话……”楚靳斜着眼看向陈沐言,目光里有一股撩拨的意味。

“不然怎样?”陈沐言推开他的手臂,抱着胳膊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