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些兴奋,声音一大引起了其他人的侧目。

“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那好像已经是两个学期前的事情了。”陈沐言笑了笑,示意她压低声音。

“我以为你是我们学校的同学,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还很留意餐厅里排队的同学,如果找到了你,一定要请你吃饭呢!不过看来,你不是Q大的学生。”

“没错,我是B大的,那天只是去见以前的同学而已。你呢?为什么来我们学校的图书馆?难道Q大的藏书不够丰富?”陈沐言和沈清走到了图书馆的入口处,这样他们讲话就不用太拘束了。

“不是的,我想要考B大的研究生,这里的心脏内科在全国处于领先水平。”

陈沐言忽然有一种欣喜的感觉,也许……也许他就能像从前一样和沈清一起学习……

“导师呢?选好了吗?”

“郑颖郑教授,所以我今天来这里登记借书证,想要借一些郑教授的着作。”

第 38 章

“那正好,我也想选郑教授为导师。前几天特地去和他聊了一下,他还给了我一些书目,不妨借来一起看啊。”陈沐言知道自己做郑教授的门生是没什么问题了,现在他就想帮助沈清也考上。

和沈清的再度重逢让陈沐言上厕所的时候都想笑。他们给彼此留下了电话号码,沈清还告诉他自己每个星期五下午都会来B大,他们甚至约好了一起自习。

陈沐言在附属医院实习的时间是周一周三的全天。当他在天台与丁珊珊一起吃午饭的时候,丁珊珊一眼就看出来他的兴奋劲儿。

“嘿,说吧,遇上什么好事了?”

“我告诉你你可别说给姜飞听。”其实陈沐言很想把这种喜悦心情表达出来,“我初恋的女孩子要报考郑教授的研究生了!”

“真的假的?”丁珊珊失笑,“你小子还那么纯情地跟我谈‘初恋’?”

当她这么一说,陈沐言才想起丁珊珊是以前陈沐言的女朋友,甚至还为他流产过。

“对不起,我不该和你提……”陈沐言忽然觉得自己蠢死了,脑袋里少的不止一根筋。

丁珊珊拍了一下他的后背:“不需要对我内疚。我恨从前的陈沐言……甚至于当你再度出现在学校一副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我真的很想杀了你。”

陈沐言低下头,就算那些事情都不是他做的,但是他作为陈沐言活着却是一个事实。

“然后我发现了,无论我想要做什么样的事情来伤害你……都没有价值。因为你不是我想要报复的那个人。更好笑的是,每当我出事或者需要帮助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你。”丁珊珊皱了皱眉,“等等,你不是失忆了吗?怎么还记得自己的‘初恋’?”

陈沐言心下一惊,下意识开始瞎掰:“那个,就是,有一次我坐公车遇见了她,然后我就帮她提了一下书,我就……”

“哦——我知道你所谓的‘初恋’是什么意思了。”丁珊珊眨了眨眼睛,“就是你恢复记忆以后第一次对女生心动对不对?太过分啦!我这样一个大美女在你面前,你竟然还初恋上了别的女生!”

陈沐言感觉到丁珊珊对过去的释怀,忽然松了一口气。他无法爱上丁珊珊,但是作为朋友,他相信他们能在人生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郑教授的研究生可不好考,你除了把所有的资料和郑教授的医学观点都告诉她之外,我看你还得去和郑教授沟通沟通。”丁珊珊很认真地建议道,“另外,有机会叫她出来,让我和姜飞见识见识你喜欢的是哪一型的。”

“其实……在图书馆里的那一次也只是我们第二次见面而已。”陈沐言摸了摸脑袋,丁珊珊一把拍了过去。

“哇塞,你还给我搞什么一见钟情,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是‘浪漫主义流派’的?”

这一周,陈之默还在继续那部戏的拍摄。虽然场景已经转移到了市区,他每晚还是要到九、十点钟才会回来。

陈沐言从医院实习回来之后,会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阅郑教授发表的一些英文论文。他下个月将要赴美参加一个研讨会,他的意思是希望陈沐言能够和他一起去,当然随行的还有教授的其他两个研究生。

今天医院的事情有些忙,让他有些疲惫。丁珊珊也是,坐在他的车上回学校宿舍的时候都快睁不开眼睛。所以,陈沐言刚翻了两页,就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

陈之默回来的时候,缓缓来到沙发边,拿起盖在他胸前的资料夹,看见封面上美国某某大学论文集的时候,微微皱起了眉头。

“小言,小言,困了就上去睡。”陈之默的手指掠过陈沐言的脸颊,他的眼皮颤了颤,抓着脑袋坐了起来。

“不会吧……我又睡着了?”陈沐言拾起那本论文集,然后想起什么来,“啊,哥,我有件事情要和你说一下。”

“什么事?”

“我下个月想要和一个教授去美国听一个研讨会。你知道的,像我这种大学生不是总有机会听那些权威精英们的……”

“所以你只是去听一个会议?”陈之默坐在对面微笑着,他的手指扣在一起,很平常的姿态,不知道为什么陈沐言觉得他在紧张。

还有,为什么他要用“只是”这个词?

“对啊,因为我以后可能要做郑教授的研究生了,去听听这种国际性的研讨会,对于拓展我的知识面很有好处。默哥,就算你不同意,我也已经递交签证申请了。”

“我怎么会不同意呢?这是对你有好处的事情啊!”陈之默笑着伸手要去摸陈沐言的头,又是那种对待小孩子的姿势。

自从陈沐言见他对EVEN也做过这个动作之后,陈沐言就不大希望陈之默再这么对自己。

也许是因为他不想被再当做小孩,又也许他不希望自己在陈之默心目中和任性的EVEN一样。

忽然想起苏臻说过的话,如果陈沐言要去留学,陈之默绝对不会同意。

因为他的bian态控制欲。

鬼使神差地,陈沐言忽然开口问:“那默哥,如果我去美国留学呢?你觉得怎么样?”

他想要听陈之默说好,他想听到他的支持,这样就能证明苏臻的猜测只是他的误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