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我今晚可不可以睡在这里啊?”

“嘿!”陈之默扳过他,双手扯住他的脸,“小言,你到底怎么了?”

虽然觉得丢脸,陈沐言还是觉得坦白一点比较好:“那个……我和姜飞还有丁珊珊看了恐怖电影来着……”

“哦——”陈之默扬了扬眉梢,勾的陈沐言心脏一阵狂跳,“原来是恐怖电影后遗症啊!”

“那默哥就和我睡一晚吧,我保证不会把脚架到你身上,也不会卷走你的被子,我也不回磨牙……”

“你就不怕我手中拎着刀躺在你身边啊?”陈之默好笑道。

“不会的,最近默哥的那个角色不是等待女摄影师的痴情男子吗?”陈沐言掀开陈之默的被子,想要往里钻。

陈之默一把拎住他,“小鬼!你穿着外面的衣服就来糟蹋我的被子了?去洗澡!还有把你的枕头拿过来!”

陈沐言就像得到了大赦一样,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胡乱地抓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拿枕头的时候瞥到了床头桌上那个放饰品的小盒子。

他忽然想起自己似乎从来没有送过陈之默礼物。虽然这个小盒子里的挂饰是一对的,但是没有人规定一对的东西就一定要和女朋友一起佩戴,兄弟之间也可以啊。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搬离了这座公寓,也许是因为到别处念书,又或者是找到了一份工作,他希望能留下什么东西在陈之默的身边。

他一把抓过盒子,回到了陈之默的房间。

但是当他看见陈之默躺在床上看剧本的样子,安静而俊美,他忽然觉得自己手中的东西不一定能被陈之默接受。他是一个影帝,身上穿戴的都是国际名牌,而自己手中的这个东西却只是一般小店里的便宜货。

陈之默侧过头来看向他:“傻站在那里干什么?不乖乖洗澡我可不让你钻进来。”

又是那种对待孩子的语气。

陈沐言曾经说过,自己不想被他当做孩子。

而陈之默却笑一笑说宁愿他永远长不大。

“恩……我这就去洗。”陈沐言把盒子握在手中不想被对方看见,带进了浴室里,直到洗完澡,才发现这个东西无处可放。

虽然这个挂饰对陈之默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于陈沐言而言,这却是朋友精心挑选的礼物。陈沐言转念一想,陈之默不是那种庸俗的人,正是因为他什么都有,所以无论送给他什么,心意远远比礼物的价值要重要的多。

陈沐言握着那个盒子坐到床边,陈之默也放下了剧本,替他把被子拉了起来。

“默哥。”陈沐言把那个墨色的绒盒递到陈之默的面前。

他微微一愣,然后拿了过来,“这是什么?不会是你向我求婚的戒指吧?”

陈沐言看着他把盒子打开,“这个笑话真的很冷。”

陈之默的手指滑过挂饰的表面,“很好看。”

他的眉眼含笑,特别是在柔和的灯光下,那种表情陈沐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是他知道,陈之默此刻是发自心底的快乐。

“这好像是送给情人的挂饰吧?”

“到底是谁规定的,成对的东西就一定是给情人的?就不能是一对兄弟或者一对姐妹之类的?”

“我喜欢‘一对’这个量词。”陈之默将其中一个戴在了脖子上,另一个递到了陈沐言的面前,“这样我们就是‘一对’了。”

陈沐言呵呵一笑就缩进被子里了。

熄了灯,房间里安静了起来。

记忆里恐怖片的阴森气氛再度蔓延,陈沐言咽了一口口水,背脊靠向陈之默。对方轻笑了一声,伸长胳膊将他搂住了。

陈沐言吸了一口气,呼吸逐渐平稳,就这样缓缓睡着了。

一周之后,新的学期正式开始,而陈沐言也决定了自己的方向。

他决定直升本校的研究生,因为他这一年的表现良好,好几个教授都愿意做他的导师,而他也选择了自己一直想要的心脏内科。姜飞直升研究生自然也没有问题,没有意外他应该会选择病理学的相关领域。至于丁珊珊,经过教授的介绍,她将进入B大的附属医院实习,如果表现良好并且考下行医执照,毕业之后她应该会留在那里,成为一个医生。

陈沐言和姜飞都认为医生这个职业只是本科学历是不够的,但是丁珊珊的经济条件也确实不允许她再继续读下去了。陈沐言虽然说过只要丁珊珊愿意继续念书,他愿意借钱给她,但是丁珊珊笑着说:“等我研究生毕业了,行业里需要博士,等我念完了博士,行业里又需要博士后了,何时是尽头啊?我还是先在医院里积累经验,赚一些钱然后再回到学校深造吧。”

陈沐言觉得丁珊珊说的也有道理,虽然这一年自己没有什么学习压力了,但是他也请导师帮忙介绍去了附属医院积累临床经验,美其名曰等丁珊珊考行医执照的时候,也好有个战友。

学校心脏内科的权威是郑教授,留美回来的博士后。他现在只有三十八岁,就已经发表了不少论文。郑教授对陈沐言是相当欣赏的,还没有正式成为他的弟子,郑教授就兴致勃勃地介绍了许多书目给陈沐言。

来到图书馆,陈沐言拿着那张清单站在书架前,不经意瞥见登记处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的头发留长了,扎成了马尾,穿着浅色的上衣和碎花裙。只是那副眼镜依旧是一年多以前的。身上背着一个蓝色的书包。

陈沐言记得那个书包,那是叶润行见她的书包包带断了,知道她不会去买新的,故意将自己买了没几天的新书包给她,说这款书包不合适自己。

没错,那个女孩就是沈清。

陈沐言走到了她的身旁,只是她正在很专注地填写着资料,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但是陈沐言控制不住那种想要接近她的心情。

他来到了她的身边,靠着登记台,天知道他的心脏跳的有多快,“我建议你邮箱地址留MSN的,新浪经常屏蔽学校的邮件。”

沈清抬起头来,细细观察着陈沐言的脸,努力回想着什么:“……我想起来了……你好像是那个在公交车上帮我提书的男生,要不是你,我就被那个恶心的男人摸了不知道多少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