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她几乎把每一个挂饰都拿下来在陈沐言胸前比了一下,最后挑中了一套情侣链。

  

  “喏,这个最配你了。可惜你现在还没有女朋友,等你交到之后,记得把另一半送给她哦。”

  

  “知道,我还会告诉她,买东西的时候带上丁珊珊,她的品味非凡。”陈沐言笑起来拎着那个挂饰在灯光下看。很简洁的设计,纯银的质地,却没有庸俗的感觉。

  

  中午的时候,陈沐言在快餐店里买盒饭,准备陪着丁珊珊在店里吃,付账的时候接到了陈之默的电话。

  

  “小言,这两天还好吗?”依旧温柔的声音,瞬间勾起了莫名的想念。

  

  “我挺好的。哦……对了,昨天陆茉然来了……”后面的话,陈沐言不知道该怎么说,还有陆茉然所说的那个故事忽然浮现在陈沐言的脑海里,就像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的炸弹。

  

  虽然他相信陈之默远远超过陆茉然,只是不知为什么,心里的不安放不下。

  

  “她是来送喜帖吧,婚礼什么时候?”

  

  “下个月初。”

  

  “那正好,我这个周末就回市区了,还能赶的上。”陈之默的语调轻松,不知道他只是不想陈沐言担心,还是他真的放下了陆茉然,她与谁结婚他都无所谓。

  

  “恩,回来再打点这件事吧。”

  

  陈沐言想起王大友曾经说过,陈之默因为陆茉然的事情在酒吧里买醉过,还是王大友把他扶出去的。如果陈之默真的对陆茉然没有感情,又为什么会起那样的反应呢?所以陆茉然那天所说的,很大的可能性不是真的。

  

  这次婚礼也正好可以看看那位素未谋面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周五的时候,整个寒假都没有聚在一起的三剑客终于约了一起看电影,虽然陈沐言与丁珊珊都相信比起电影,姜飞更愿意坐在图书馆里看书。

  

  刚上映了一步韩国的恐怖电影,他们电影票买的晚,坐在了前五排。

  

  电影的音效让人毛骨悚然,开放式的结局留下了更加阴森的想象空间。

  

  整个观看过程中,最镇定的就是姜飞了,他一直用平静的语调小声地解构拍摄方式。而丁珊珊则抱紧了姜飞的胳膊,时不时把脑袋放在姜飞的肩膀上,还要姜飞提醒她说“过去了,可以睁眼了”。而陈沐言则是一遇到恐怖的地方就伸手去拽丁珊珊的衣服。

  

  当他们走在停车场的时候,丁珊珊不由得感慨道:“看了这部电影我都不敢去上解剖课了!还好宿舍里还有小曾,不然我一个人睡一定会吓死!”

  

  姜飞则显得无所谓,陈沐言的知道他是真的什么都不怕。

  

  把车开到公寓下的停车场,陈沐言就觉得自己背脊发凉,脑袋里不断回放着电影画面。

  

  他现在有些后悔了,自己不应该被丁珊珊挑拨了来看那个恐怖电影,现在可真是余韵缭绕,久久不散啊。

  

  下了车,陈沐言快步走到电梯,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他还要屏住呼吸,就怕里面会站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女。

  

  输入房间密码的时候,陈沐言觉得有些沮丧,家里没人,只怕自己要疑神疑鬼一晚上睡不着了。打开门的瞬间,陈沐言看见了一双皮鞋,是陈之默回来了。

  

  “哥——哥——”陈沐言顿时喜出望外,三两步上了楼拧开了陈之默的房门。

  

  床边是空箱子,浴室里有水声传来。

  

第 37 章

“哥,你回来啦?”

陈之默的声音和流水声交织在一起,“是啊,我不是和你说了这周末回来吗?”

陈沐言安心了很多,坐在床边打开了陈之默的电视机,看起了晚间新闻。

十几分钟后,陈之默围着浴巾出来了,“你房间不是也有电视机吗?”

“……我不能和你一起看吗?”陈沐言自然不好说他一个人的时候总觉得身后有人。

陈之默的上身,未干的水流滑过肌肉的纹理,让人吞咽着口水。

“但是我要换衣服了。”陈之默没有想到陈沐言会突然回来,直接就将内衣放在床边。

“你换啊,我不看你就是了呗!”陈沐言打定主意就是不出去。

“你怎么了?”陈之默在他身边坐下,“从来没见你这么粘我啊?”

陈沐言挪动了一下,“反正我不看你就是了。”

“好吧,好吧,拿你没有办法。”陈之默扯下了浴巾,陈沐言虽然没有回头,但是那一刻,所有的感官似乎敏锐了起来。

他似乎能想象浴巾擦过陈之默的肌肤落在床边的情景。而好死不死,电视里正好在播放暗色调的画面,整个屏幕就像一面镜子,隐约地映照出陈之默修长的腿。

陈沐言缓缓地吸气,呼吸就这样憋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出来。

他赶紧换台,当画面变得明亮的时候,他的注意力总算可以转移开了。

“刚才那个报道的结果还没看到呢,你怎么就换台了?”陈之默已经穿好了睡衣,一条腿跨坐到了床上,从后面抱住了陈沐言。

如果是平常,陈沐言也许会躲开,因为潜意识里他觉得兄弟之间不该有这样的亲昵。只是现在,身后的人是陈之默,能够让他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