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章

  最后,陈沐言答应明天会去她那里转一转,当然少不了要花销一笔了。

  

  电话刚放下,门铃就响了。

  

  陈沐言心想今天还真是访客不断啊。前有陆茉然,后有Mr Unknow。现在就来看看这家伙是谁。当显示屏上出现那张淡泊而精致的脸时,陈沐言叹了一口气,把门打开。

  

  “你姐姐又带了人回来?”

  

  苏臻双手插在口袋里,点了点头,然后走了进来。

  

  “你来的倒挺凑巧,前几天我都不在呢。”

  

  “我知道。”苏臻一笑,很有MTV里的慢镜头效果。

  

  “这么说你来过?那没人给你开门,你去了哪里?”

  

  “就在你家门口坐着呗。”苏臻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什么——你脑子里进水了,不会打电话来确认一下我会不会回家?”

  

  苏臻蹲坐在沙发上,脑袋枕着自己的膝盖侧着眼看向陈沐言,“我知道如果你在家一定会给我开门。如果你不在家的话,我只要等着就好了。”

  

  “喂,你的话怎么说的就像电影里的真情告白?”陈沐言好笑地打开冰箱,发现还有几颗鸡蛋,“如果我不在家,你就去别的地方,像是叫经纪人给你联系宾馆房间啊。”

  

  “待在哪里都无所谓,只要心里面有想去的地方。”苏臻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就像一个需要人疼爱的孩子,但是永远不会开口请求关怀。

  

  陈沐言知道这个家伙压根不会照顾自己,一定还没吃饭,于是将仅剩的鸡蛋打成蛋花,放到锅里去蒸。

  

  “你好歹是个大明星,既然和你姐姐住在一起这么不方便,就另外找个地方住啊。光是这栋楼就应该还有空置的房,别告诉我你红成这样却没有钱买。”

  

  “我姐她不让。她说……所有男人都是不可靠的,她想要他们什么时候滚,他们就得滚。而他们什么时候要离开她,她也控制不了。”苏臻伸手扯了一下额前的碎发,嘴角轻陷,天真又有一点成年人的忧郁,“但是只有我这个弟弟,必须永远陪在她身边。”

  

  陈沐言的思维就这样被他牵走了,“你说……我哥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说完之后,才觉得自己有些荒谬。

  

  “你哥和我姐姐可不一样。我姐是把我当成这个世界上唯一她可以毫无保留去信任的人,我们互相依赖着对方,尽管我们什么都不能为彼此做。而陈之默怕是有点bian态控制欲吧?”

  

  “哇……”陈沐言不由得笑了起来,“你是全天下第一个称影帝陈之默是bian态的人。我怎么感觉不到默哥有控制我什么。”

  

  “那我问你,”苏臻仰起下巴,显得非常自信,“陈之默会不会经常让你有自己应该珍惜他对你的好……类似这种感觉?”

  

  “废话,如果有人对我像默哥那样,怎么可能会不珍惜?”

  

  “如果你很晚才回家,经常会觉得内疚?”

  

  “那是……很正常的好不好,默哥会担心我啊……”

  

  “我打赌他会坐在沙发上等你,有的时候还会睡着了,反正是一副让你心疼的样子。”

  

  “你说的这些并不能说明他在控制我啊!”陈沐言虽然觉得苏臻说的都对,但是距离“陈之默很有控制欲”这个结论还差的太远。

  

  “你都这么大了,他用得着这样等着你吗?只不过是让你觉得内疚的手段罢了。就好像我刚才说我在你家门前等了一晚上一样,你是不是很心疼?还在心里想如果哪天再像这样出远门,一定要打个电话告诉苏臻?”

  

  陈沐言不由得愣住了,他……刚才确实有这么想。

  

  “那我现在告诉你,我是骗你的。我敲你的门发现你不在之后,我就去了公司的录音房。”

  

  “苏臻!你竟然骗我!”

  

  “干什么要用‘竟然’这两个字?因为你在心里把我当成朋友了对吧。那如果有一天你发现陈之默也在骗你呢?他就是想控制你呢?”

  

  陈沐言忽然觉得很烦,陆茉然说陈之默不好也就算了,为什么连苏臻也这么说?

  

  “你下次可以试试跟陈之默说你要出国留学。你是学医的,留学对你以后的前途而言是一件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不是吗?”

  

  “可是我打算明年申请本校研究生啊!”

  

  “你有这个打算就更好,反正陈之默也不会真的让你出国。”苏臻起身来到厨房,将火关掉,“这个蛋是蒸给我的吧?那我就吃了啊。”

  

  这天晚上,陈沐言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却不怎么想睡,而一旁的苏臻却已经呼吸平稳,进入梦乡。

  

  第二天,陈沐言自然没有忘记与丁珊珊的约定。吃过午饭就去了她打工的那家店里。

  

  饰品什么的最容易让男生看着头昏了,而且丁珊珊挂了一身闪亮东西的模样,简直就是一棵行走的圣诞树。

  

  “快点看,有没有什么你喜欢的?”丁珊珊直接把他拉到卖男士配饰的地方。

  

  “怎么,我有喜欢的你会送我啊?”陈沐言看着她双眼放光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是啊,就是要送你啊!你帮过我很多忙,我觉得自己应该表示一下对你的感谢。”丁珊珊那种闪亮的目光被认真所取代,“老板说我卖的很好,可以在店里面任意选一样当做额外的奖励,机会只有一次,你要好好选哦!”

  

  陈沐言也被她的认真所感染,“既然是你要送我东西,当然是你来选啊。正好让我看看你的品味如何。”

  

  丁珊珊勾了勾唇角,“那好,我选就我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