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之默微微一笑,但是嘴角还是有几分无奈的味道,“发呆能让大脑放松啊。”当他的手将要触上陈沐言头顶的时候,陈沐言抬手扣住了他的手指。

  

  “默哥,你要是一直摸我的头顶,我怕是长不大了。”

  

  他不想再被他当做小孩了。

  

  如果他变得成熟起来,陈之默是不是还会对他温柔?

  

  “长不大也有很多好处的。”陈之默将陈沐言的手带到自己的胸前,“长不大的话,你就要一直待在我身边。”

  

  “去吧默哥,不是到你的戏份了吗?”

  

  陈沐言那一刻忽然很想长大,想象陈之默那样成熟地处理人与事,他想要站在和他一样的高度,而不是像个孩子一样被照顾。

  

  他知道陈之默也有许多压力,尽管他没有让任何人知道,永远微笑着应对一切,但是陈沐言想要听他说,想要和他一起分担。

  

  当陈沐言走回房间的时候,正好遇见在走廊上打完电话的王大友。陈沐言向他打招呼,正好询问一些陈之默的事情。

  

  “王大哥,我哥这两天好像很不开心,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王大友想了想,“大概是因为陆茉然吧,你应该听了那个消息,她要结婚了。”

  

  “知道,但是陆茉然是默哥好几年前的女朋友了吧?我还以为默哥已经不在乎了呢!”

  

  “要说你哥的事情,作为他的经纪人,他在想什么我还真不知道。只有陆茉然,我确定你哥应该是真的很喜欢她,只能说在娱乐圈里,两个艺人想要修成正果实在难之又难。你哥这几年也不是没有过女人,但是陆茉然应该是最特别的吧。”王大友吸了一口气,“我刚成为你哥经纪人的那天,他就在酒吧里喝酒,狗仔队就在他旁边拼命的摁相机,他就像是没感觉似的。还是我去把他扛回来的。”

  

  “可是后来陆茉然好像还和我哥拍过电视剧吧?”

  

  “是啊,因为只有拍戏的时候,你哥才能见到她吧,毕竟自从他们分手以后,陆茉然就不大愿意再和你哥见面了。那部电视剧陆茉然听说男主是你哥,还找过公司说她要放弃呢。你能想象影帝陈之默也有被其他女演员拒绝的时候吗?”

  

  陈沐言愣了一下,他确实想象不出来。

  

  陈之默有一种让人上瘾的温柔,一旦感受过了,戒掉的过程将会是痛苦万分的。 而陆茉然却能干脆地拒绝?

  

  “最近杂志铺天盖地都在写陆茉然的婚事,你和你哥在一起的时候就尽量小心一点,不要踩中他的地雷了啊。你是他弟弟我才什么都说。”王大友嘱咐道。

  

  “恩,我会小心的。”

  

  虽然这天晚上,陈沐言一直待在房里等陈之默回来,但是一直过了十一点,陈之默还是没有回来。这让陈沐言有些担心,他打电话,对方也不接。陈沐言只好打给其他工作人员。但是周姐说剧组晚上的聚餐早就结束了。

  

  “那么,我哥看起来怎么样?”

  

  “还好啊,他看起来意兴阑珊。还叫了啤酒和导演一起喝呢,难得看见他喝酒。”

  

  “喝了很多吗?”

  

  “没有,也就两瓶,怎么了?”

  

  “没事,我就问问。周姐睡吧,明天你还得早起吧?”

  

  陈沐言挂了电话带上房卡出去寻找陈之默。

  

  度假村的PUB里、芳香疗养、餐厅等地方陈沐言都找了一遍,但是去不见陈之默的踪影。

  

  当陈沐言来到温泉泳池门外的时候,他虽然觉得陈之默应该不会来游夜泳,还是走了进去。

  

  他来到泳池边,放眼望去。

  

  这个时间里,一个人都没有。

  

  就在他要转身的瞬间,似乎瞥见泳池的最里面似乎有什么。

  

  他快步走过去,心脏一阵抽搐。

  

  水池里有人!而且那件条纹衬衫正是陈之默今天穿的!

  

  “默哥!”陈沐言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奋力游向陈之默。

  

  似乎对陈沐言引起的水流起了反应,快要坐在池底的陈之默茫然地微微睁开了眼睛。

  

  默哥!你到底在干什么!

  

  有难过的事情就告诉我啊!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在水里,陈沐言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他伸出手用尽所有力气想要抓住陈之默,而陈之默的表情似乎是要溶化在水中,他的嘴唇蠕动着,仿佛在说些什么,陈沐言想要去听,无奈耳朵里只有咕噜噜的水声。

  

  默哥——你要坚持住!

  

  陈沐言大力地划水,想到陈之默在水里不知道坐了多久,他就心急如焚。

  

  就在他一把抱住陈之默向水面涌去的时候,对方忽然扣住了他的后脑,另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背脊,猛地亲吻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