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周姐带给你的化妆品也很不错啊,我就是用那个牌子的。粉底没有油腻的感觉,最重要的是它是没有添加任何香料的,不刺激皮肤。你看我的脸,我也是混合性肌肤,但是脸上什么都没有长不是吗?只要卸妆的时候卸干净就好了。”陈之默的声音依旧很有耐心,似乎没有一点不悦。

  

  “是不是周姐叫你来的?你们就想搞定我就能早点完工了摆脱掉我对吧?”EVEN的语调比刚才要更高了。陈沐言觉得刚才陈之默解释的很好,一般的明星顾及自己的形象再加上陈之默又是他的前辈在业界名声比EVEN要高出许多,按道理EVEN不该在继续纠结于这个问题了。

  

  “想要早点完成进度是每个工作人员包括我们演员自身都希望的。特别是导演,他的压力也很大,毕竟制片商是给过他完成期限的。”

  

  “没错,越早完成你就能越早不用看见我的脸了!”

  

  “你长的又不丑,我怎么会不想见到你的脸呢?而且这部电影拍完,如果你表演的好,就会有制片人联系你,我们才会有机会再次合作。如果你在这里就把导演还有化妆师都得罪了,在业界一传十,十传百,就没有人再敢邀请你拍电影或者电视剧了,我们自然就不会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了。”

  

  陈之默的话让这个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十几秒之后,EVEN再度开口说话了,语气和刚才天差地别,甚至还带着几分祈求的味道,“你真的还愿意和我演戏?”

  

  “愿意啊,你的演技虽然还不够纯熟,但是你知道怎样用自然的表情和动作去表现角色,很有真实感。同你对戏的时候,我能够轻松地进入角色。”

  

作者有话要说:我已经发起了《噬爱如血》的定制印刷,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就购买吧,用晋江币。

因为定制印刷是要20本起印的,如果这一次你想要没有买,我可能不会再发起印刷了。所以大家抓紧机会了咯~书的价格是38元,运费是10到15元不等。书应该是8月中旬寄到你们手上,所以放假中的学生请选择好邮寄地点,不然快递送来了却找不到人接收就会被退回来了。对于回了老家的学生,我建议你们地址填写本地同学的名字、地址和手机号码,让他们替你领取。

第 32 章

  陈沐言探着脑袋向半开的门里看了一眼,不由得愣住了。

  

  陈之默的手掌放在EVEN的头顶揉捏着,嘴上带着包容的笑容,目光就似流水,缓缓降落在EVEN的身上。

  

  就在那一刻,陈沐言忽然明白,陈之默是温柔的,无论对谁。他不会对任何人发脾气,他会将手掌放在任何他认为是孩子的人的头顶。或许自己对于他而言,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他吸了一口气,然后觉得好笑。自己在介怀什么呢?

  

  那个人是陈之默,永远温柔地对待这整个世界的陈之默。

  

  “那……陈大哥,我要你在旁边看着我演,你不看着我……我演不下去……”

  

  “啊,我总算明白了。根本就不是化妆品的问题,你一直不肯上妆是因为你在镜头前会紧张。”

  

  “……嗯。”

  

  “但是EVEN,我没办法看着你演每一场戏,我也有自己的事情啊。”

  

  “你今天的戏份应该拍完了不是吗?这也是我在这里拍的第一个镜头!或者你刚才说的根本就是假的,你就是觉得我很讨厌,不想看我演!”

  

  门外的陈沐言起了一种自己从来没有过的念头,他希望陈之默不要再理EVEN了,就让他继续任性,然后让他自己承担任性的结果。

  

  他不想陈之默对EVEN那么耐心,仿佛他的温柔永远用不完。

  

  “好吧,我看你演这一场,因为这是你在这里的第一场戏,但是以后你要学着自己应对。”陈之默微微叹了一口气,“我可以把周姐叫来给你化妆了吗?”

  

  “好吧。”

  

  陈之默走出来,对陈沐言抱歉地笑了一下:“小言,看来我不能陪你去滑水了。EVEN他……”

  

  “没关系的,默哥你看着EVEN吧。不然今天大家都收不了工了。”陈沐言嘴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不知为何心里面却莫名地发酸。

  

  陈之默也曾经和他有过计划,比如说周末去健身或者去哪里旅游,陈之默也曾经因为临时有通告或者必要的应酬而取消这些计划。但是为了某个人,还是第一次。

  

  看着陈之默离开的背影,陈沐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没有去滑水,而是回了房间独自看起了电视。

  

  到了晚上五点多钟的时候,陈沐言开始不断注意手机,等待着陈之默叫他去吃晚饭。

  

  等到天完全黑了,他才收到了对方的一条短信。因为EVEN的部分没有拍完,陈之默要继续留在那里,预计要待到九点。

  

  陈沐言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傻瓜。陈之默只是他的大哥而已,他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而自己却把他的陪伴当成了理所应当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陈沐言回了一个短信过去:那我吃饭去了。

  

  怕陈之默以为他在闹脾气,还特别在后面打上一个笑脸。尽管自己从来没有像EVEN那样任性过,陈沐言就是不想陈之默继续把他当成孩子了。

  

  但是陈之默那晚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在那之后的几天,陈之默一直显得很安静,闲暇的时候就在阅读剧本,就算没有他的戏份,他也会留在拍摄现场。

  

  陈沐言在度假村里遇见了几个大学生,托他们的福,即便陈之默很少在他的身边,他也不会无聊。

  

  但是他发现了,每次他看见陈之默,对方就显得更加的沉静。有一次陈沐言和那几个大学生打完排球回来路过大厅的落地窗,竟然看见陈之默在那里发呆,脑袋靠着玻璃。他无论是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在别人的视野中,都是很有美感的。只是这一次,陈沐言的直觉告诉自己,他不是在演戏。

  

  “陈沐言,晚上我们要去BBQ,你和我们一起吗?”

  

  “不了,我晚上有点事情要做。”陈沐言觉得他应该和陈之默多待一会儿了,尽管陈之默的时间很有限。

  

  他走到陈之默的身边,坐下。

  

  陈之默的思维是停滞的,他根本没有发现陈沐言就在他的身边。

  

  陈沐言没有去叫他。对于他而言,很少能够看见陈之默现在的样子。直到陈之默的电话响了,是剧务叫他回去,当他起身的时候,才发现陈沐言。

  

  “小言……你在这里?”

  

  “默哥,你发了很久的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