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到底怎么了?”

  

  “他在酒吧里被人下了迷药了。我正好碰上,所以送他来医院了。”

  

  “哪家医院?”

  

  “市立第三医院。我记得你好像还在新西兰拍个什么……”楚靳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已经挂断了。

  

  他盯着手机屏幕耸了耸眉毛,“好啊,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么宝贝陈沐言。”

  

  陈沐言是在天快亮的时候恢复意识的。

  

  他的头依旧昏沉,睁开眼睛,焦距有些不清。

  

  “我……在哪里……”

  

  坐在一旁的楚靳醒了过来,“医院里。”

  

  陈沐言能看清东西了,缓缓侧过脸来,对上了楚靳满是关心的双眼。

  

  “楚先生……”

  

  “我出车祸你送我来医院,你被人下药我送你来医院,这下我们算是扯平了。”楚靳微微一笑,“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头昏……”

  

  “那当然,瓶酒混着迷药喝,你能不昏吗?也许该烧高香庆幸他们给你下的不是致幻剂了。”

  

  “我被下药了……”陈沐言伸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努力地理清思路,“丁珊珊呢?她怎么样了!”

  

  “丁珊珊?”楚靳皱了一下眉,“是那个啤酒推销小姐吗?”

  

  “她是我的同学……”

  

  “她没事,我找人送她回去了。”

  

  “那就好……谢谢你……”陈沐言舒了一口气。

  

  楚靳有些好笑,“我救了你,你没有对我说谢谢。反倒是我把你的女同学送回去了,你比较感谢我啊。”

  

  陈沐言抬手握住楚靳,“我现在郑重地感谢你。”

  

  “一会儿想吃点什么吗?”楚靳轻声问。

  

  “我没什么胃口啊,就让我这么躺着吧。”

  

  “哦,我要是再告诉你另一个消息,你恐怕更没有胃口了。”

  

  “什么?”

  

  “陈之默已经知道你的事情了,听他的口气,搞不好连夜坐飞机赶过来都有可能。”

  

  “什么——”陈沐言差点从床上坐起来,脸上露出快要哭的表情,“他……他知道了?”

  

  楚靳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插着裤子口袋说:“是哦。不过他一向待人温柔,应该不会对你怎么样。”

  

  陈沐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忽然觉得自己就像坐在法庭上,陈之默就是最后的判决。

  

  楚靳也不说话了,只是坐在一旁好整以暇看着他一脸郁结的模样。

  

  “你为什么要告诉他啊……随便编个理由就好了啊……”

  

  “你哥听到是我接的电话,他可不管你是被迷昏的还是自己昏的,都会赶回来。”楚靳故意轻佻地勾了一下他的下巴,“因为在他心里我没什么好形象。”

  

  “那你为什么要随便接我的手机,你不管它就好了啊……”

  

  楚靳笑出了声,“如果我不接,你哥就会一直不停地打,打到你手机没电然后他还是会马上坐着飞机赶回来,有什么区别吗?”

  

  陈沐言闭上眼睛:“我饿了,我要吃东西。”

  

  “你不是说你没有胃口吗?”

  

  “你没听过上刑场之前都是要让犯人吃饱的吗?”

  

  楚靳出去买吃的,陈沐言给丁珊珊打了个电话。

  

  “沐言?是你……我担心了你一晚上怕那个楚先生是不是带你去医院了,你现在怎么样了?”

  

  “我确实在医院,现在还好,今天的课我都去不了了,你能去教务处给我请假吗?假条等我回了学校再补。”

  

  “好的……那个沐言……对不起……”

  

  “知道对不起就好,你答应过我的事情要记得。”

  

  “好,这一次我仔细想了一下,你说的没错,与其出去打工赚这些钱不如向你借钱把大学念完才有机会去正规医院上班。那种没用的自尊心只会连累朋友。”

  

  “想通就好。总而言之,咱们一起努力准备实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