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看呗!”陈沐言回过神来,将手抽开,“哥,你应该用这样子的动作去拖女主角的手好不好!”

  

  谁知道陈之默却更加扣紧了他的手腕,“你知不知道每次放开你的手,我就会很担心。”

  

  “啊?”顷刻间,陈之默的目光像是盛满了水,让陈沐言移不开眼睛。

  

  “担心你会不会又跑到哪里不回家,随便一个人都会比我更让你心动,你会把我忘到脑后,去到你想去的世界。”

  

  陈沐言低下头,那种把陈之默留在家里自己却跑去和同学唱K的内疚感再次涌现,“对不起。”

  

  闷笑的声音响起,陈之默松开了他的手腕好笑道:“我只是在念一会儿和苏文熙的台词,不是你说这个拖手的动作是和女主角做的吗?”

  

  陈沐言抬起头来,这才明白陈之默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哥……我拜托你不要随便在我面前演戏好不好,我分不出来的!”

  

  “那说明我演技好啊。”陈之默的眼睛里有一点点得意,然后理顺了一下陈沐言的头发,“你就在这里待一会儿,我要去和苏文熙对一下台词,王大友会来带你入场。”

  

  “好,默哥你对着苏文熙可别太深情了,她爱上你的话我会伤心的。”

  

  “我尽量。”陈之默莞尔一笑就离开了。

  

  离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陈沐言有些无聊就走出了这间房间想要随便转转。到处都是正在奔走的工作人员,陈沐言总算体会到前台无论怎样的耀眼,后台都有可能忙作一团。

  

  他走回到了休息室,拧开门,看见一个男子低垂着头靠着墙,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衫,西装上衣搭在他的肩上。

  

  男子缓缓仰起头来,那是一张明净的脸庞,知性和淡泊交织在一起。

  

  “苏臻?”他是苏文熙的双胞胎弟弟。他出道比苏文熙要晚,在苏文熙还没有脱离偶像光环的时候,苏臻已经走在了实力派天王的路上了。

  

  如果说在演员里面,陈之默无人能出其左右的话,在流行乐坛里面,苏臻也是所向披靡,乐风多变,他出过摇滚专辑,不过只有一张,但是现在是很多发烧友的典藏。他也唱过柔情歌,是很多少女睡前的必听曲目,甚至于在说唱RAP上,也有过几张很有味道的专辑。某电台的音乐专栏做过统计,每个人的电脑硬盘里至少会有他三首歌。

  

  苏臻的目光缓缓看向陈沐言,缓缓走到转椅上坐下,“这里是后台,所有的观众必须止步。”

  

  他的声音带着微凉的质感,就像金属相碰发出的鸣响,他并没有用训斥的语调对陈沐言说话,但是却有明显的距离感。

  

  “啊,对不起。”陈沐言将门关上,呼了一口气,抬头看一下门牌号,然后又把门打开,“那个,苏先生……这个房间好像是陈之默的休息间吧。”

  

  苏臻蹙起了好看的眉,当他走近,陈沐言才发现他的脸上和陈之默一样几乎是不上妆的,不需要额外的修饰,就已经堪称完美了。

  

  他看了眼门牌,然后离开了房间。

  

  就在陈沐言要把门关上的时候,苏臻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是不是陈之默的弟弟?”

  

  “啊,是。”陈沐言点了点头。

  

  谁知道苏臻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笑容,“刚才对不起了。你长的和他挺像。”

  

  “没关系,你大概以为我是哪个不守规矩的观众吧。”

  

  二十分钟之后,王大友终于来把无聊的快要睡着的陈沐言带去了会场。

  

  最让陈沐言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座位竟然就在陈之默的右边,而陈之默的左边就是苏文熙,再过去就是苏臻。

  

  “默哥,这样看起来我就像主创似得,好像不大好啊。”

  

  陈之默侧过脑袋,气息就喷洒在陈沐言的耳边,“对啊,你坐的就是导演的位置,可惜他今天不来,就只好让你来冒充了。”

  

  陈沐言想既然陈之默能让他坐在这里,他根本就不用多做担心,好好看首映礼就行了。

  

  很快就播放到男女主角互相告白的片段了,陈之默与苏文熙被请上了台,当陈之默念出那段在休息间里的台词时,他的表情与语调都自然的让观众席上一片宁静。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男女主角。

  

  当陈之默执着苏文熙的手回到座位上的时候,观众席上传来延绵不绝的掌声。

  

  陈沐言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看陈之默演戏,虽然他在自己面前已经演过很多次了。

  

  当陈之默坐下侧脸看向陈沐言的时候,陈沐言伸手握住他,用无言的方式来表示对他的赞赏,而陈之默的手指则顺势嵌进陈沐言的指缝之中,细细摩擦着,指腹沿着陈沐言手指的边缘一直来到根部抚摸着,陈沐言就像被烧到一样,想要缩回自己的手,但是陈之默的力气意外地大,将他的手按在扶手上,没办法抬起来也无法抽走。

  

  陈沐言看向陈之默,对方似乎什么都没有意识到一般,微笑着看着台上的主持人,时不时还点一点头。

  

  “哥……默哥……”陈沐言小声叫他。

  

  “怎么了?”陈之默转过头来。

  

  “你抓的我有点疼。”

  

  “哦,对不起,我有点激动。”陈之默松开手,陈沐言把手收了回来,活动着自己被夹的生疼的指骨。

  

  首映礼的最后一个节目就是苏臻现场演唱电影的主题曲。

  

  一阵悠扬的旋律之后,是苏臻骤然而起的歌声,仿佛霎时燃烧的深情,抓住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跳。很多歌星的现场版据说惨不忍睹,但是苏臻不一样,他的音质很棒,在CD里听是一种感觉,现场又是另一种味道。

  

  忽然,所有的音响都停了下来。

  

  陈沐言奇怪地四下张望,已经有工作人员手忙脚乱地去查看情况了,但是台上的苏臻的歌声根本就没有停下来,即使变成了清唱,也轻扬而动人。

  

  霎时间,整个会场再度安静了下来,只有苏臻的声音,纯粹而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