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哥今天会有通告?”

  

  “是的,我知道。既然他不回家,你也没有什么理由来拒绝我了,走吧。”楚靳扬了扬脑袋。

  

  陈沐言只好开车跟在他的身后。

  

  楚靳将他带到了一家日本料理高级餐厅,就连包厢都准备好了。

  

  包厢窗外是幽静的和式庭院,流水潺潺子窗沿下而过。

  

  还好吃饭的时候不用跪坐,不然陈沐言的两条腿恐怕折受不起。

  

  “想吃什么?”

  

  也许是因为心里对楚靳半强迫地把他带来不满,陈沐言只是把菜单放在面前,“楚先生随便点吧,我不怎么爱吃生食。”

  

  他以为楚靳会就此觉得不高兴那是大错特错了。

  

  “那是因为你没有吃过制作精良的生食,要知道食材的新鲜、刀工甚至蘸料都是很讲究的。”楚靳微微一笑,对着跪坐在桌边的和服少女点的全部都是生食。

  

  陈沐言在心里嘀咕,既然是请客谢谢我,怎么一点也不顾及我的口味?

  

  “熟食的话,沐言你喜欢吃什么?”

  

  陈沐言撇了撇嘴,心想我和你又不熟,你干什么直接叫我的名字?也许是为了恶俗到底,陈沐言回答:“火锅。”

  

  “恩,好吃的火锅其实也不容易,像是汤底可能要熬制很久,涮肉的部位也很重要……”

  

  “哦,吃个火锅还有那么讲究啊,”陈沐言故意一副不耐烦的神情,“火锅不是主要吃气氛吗?和几个好朋友在一起,喝喝啤酒,大口吃菜,图个爽快。”

  

  楚靳侧过头去闷笑了起来,“你是不是在不满我不顾你的意愿把你拉出来吃饭?”

  

  “是。”陈沐言毫不犹豫地回答。

  

  “你不愿和我吃饭难道不是因为我有很多负面形象?比如说潜规则男明星?”

  

  陈沐言停顿了两秒,“不只是这样。”

  

  “好吧,不管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有多么负面,有多少是陈之默给你灌输的?”

  

  “默哥和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

  

  “我不想挑拨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了解一个人的途径并不是只有听说而已。你已经二十岁了,有独立自主的思维能力,你可以通过和我接触来判断我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而不仅仅是凭借‘听说’。”

  

  这个时候,黑鲔鱼刺身和小管生鱼片被端了上来,虽然是生食,但是每一片都切的厚薄均匀,小管看起来晶莹剔透。

  

  “你一直觉得生食很恶心吧,这一次不妨尝一下,只有尝过了你才能对自己说‘我是真的讨厌生食’。”楚靳夹起一片,沾了一点酱油和芥末塞进嘴里。

  

  陈沐言咽了一下口水,他不是没和同学出去吃过生鱼片。那种鱼肉黏在牙齿间的感觉还有海腥味让他当场就吐了出来。

  

  他夹起一片,沾了一点酱料,然后放进嘴里嚼了起来。和那一次的感觉不同,鱼肉的弹性与芥末的味道结合在一起,还有些微的鲜甜感,这让他不由得惊讶了起来。

  

  这真的是生鱼片吗?

  

  “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吧?”

  

  “恩。”陈沐言点了点头。

  

  几分钟之后,北极贝和寿司拼盘也被端了上来。

  

  咬下寿司的时候,蟹子在他的嘴巴里崩裂开,那种感觉真的很棒。

  

  “现在还责怪我强迫你来吃饭吗?”

  

  “不会,确实很好吃。”陈沐言笑了起来,这才发现楚靳一直盯着自己看。

  

  “你真的不做明星?”

  

  “楚先生想潜规则我吗?”陈沐言觉得好笑,楚靳为什么一直不放弃呢?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确实有想过。”楚靳的坦白让陈沐言微微一愣,他以为对方会用很巧妙地言辞来回避这个问题。

  

  “那我还是远离娱乐圈比较安全。”

  

  “但是现在不想了。”楚靳依旧看着他,目光很平静,“如果你愿意踏进这个领域,我不会潜规则你,也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对你做这些事情。”

  

  “楚先生一定经常向那些新人许诺吧?”

  

  “是的,我向他们许诺说你会红,然后他们就真的红了。我的诺言我都会做到。”

  

  陈沐言垂下头,笑了笑:“但是我还是想做医生。”

  

  楚靳挑眉一笑,将茶杯伸向他,“那好,敬未来的陈医生。”

  

  不知道为什么,这顿饭之后,陈沐言觉得楚靳这个人其实很简单。他要什么也许会不择手段去得到,这些手段也许就是陈之默提到过的像只老狐狸一样,但是他的目的是从不遮掩的。

  

  “下次约你出来吃饭,希望你不要再找蹩脚的借口来拒绝了。”当他们各自坐上车之后,楚靳从车窗探出头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