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他想要睁开眼睛,但是眼皮却很沉,特别是对方温热的手指轻抚过他的脸庞,温柔的让他不想醒过来。

  

  那个人缓缓压在了他的身上,他的嘴唇被含住,被对方撩拨着他不自然嘴唇微启,然后一切都被对方掌控。他感觉到炙热的手掌伸到了他的衣襟里,抚摸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陈沐言不自觉扭动起自己的身体,而那个覆在自己唇上的吻也从温柔转变为霸道,力气之大就快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能感觉到那双手沿着他的脊柱一路向下,抚摸的力度似乎在隐忍着什么,而那种热烈的情感就要爆发出来,这让陈沐言隐隐感觉到害怕,他觉得自己应该醒过来,但是他的思维被禁锢在大脑里无法控制他的四肢。

  

  他的睡裤被脱下,他知道自己的腿被对方抬起,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沿着他的小腿肚一直来到他的腿跟,肌肤下的血液似乎要从自己与对方接触的地方涌出去,他知道那个人正在吮吸着自己。

  

  他的呼吸拉长,身体的温度也在不断地升高。似乎那个人正流连在他的私隐地带,让他不由得拉长了呼吸。

  

  陈沐言是被闹钟的声音给震醒的。

  

  他挠了挠脑袋,还有些犯困,来到浴室开始刷牙洗脸。

  

  蓦地,他想起了昨晚上那种奇怪的声音。

  

  那个人叫自己“小言”。这个房子里会叫自己小言的人除了陈之默还有谁?

  

  陈沐言拉起自己的睡衣,还有长裤,然后呼了一口气。

  

  还好,身上什么印记都没有。

  

  随后他有觉得自己好笑,只要陈之默笑一下,那些俊男美女还不纷纷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用的着大晚上的到自己亲弟弟的房间里来做什么吗?

  

  大概是因为睡前陈之默对自己又是拥抱又是亲额头的,自己晚上才会做了一个这么荒唐的梦吧。

  下到楼下,李阿姨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陈之默还是老样子坐在桌边看报纸,听见陈沐言坐在的声音,他会伸长手臂推一下陈沐言的牛奶。

  

  “那个……默哥……”

  

  “怎么了。”

  

  “你昨晚……没来我屋里吧?”陈沐言说完顿时觉得自己的这个问题傻的可以。

  

  陈之默侧过脑袋从报纸后面探出头来,笑容就似日光般清爽,“你屋子里有什么宝贝吗?”

  

  “没……没什么……”陈沐言尴尬地低下头,吃着煎蛋。他迅速地吃完早餐,拎着书包就冲了出去,刚跑出没几步,就被陈之默给拽住了。

  

  “你顶着这个鸟窝就打算出门了?”陈之默的声音有几分好笑。

  

  “啊,这个啊,我早上试了好几遍了,它还是翘在那里。”

  

  “跟我上来。”陈之默拉着他便向上走。

  

  “没关系的,只是翘了几根头发而已1

  

  “那我打赌上课的时候坐在你后面的同学一定会很想笑。”陈之默的眼神略带调侃,那种坦荡的感觉让陈沐言觉得自己实在很小心眼,一点都不像个男人。

  

  陈之默的浴室里有很多保养品以及头发护理之类的东西,都整齐地摆放在架子上。他拿过一瓶定型水,先把陈沐言翘起的头发打湿,梳理,然后吹干。

  

  感觉到他的手指穿梭在自己的发间,陈沐言的呼吸有些不顺畅,血液似乎也随着对方手指的动作而跳跃起来。

  

  喷上定型水,陈之默把陈沐言转了过来,用一种很欣赏的语调说:“嗯,我弟弟很帅。”

  

  那一刻,他有一种自己被陈之默捧在手心里的错觉。

  

  “哥……我去上课了……”

  

  “去吧。”

  

  不过陈沐言今天的校园生活还是不怎么顺利。

  

  今早的公共课上,容纳下两百多人的阶梯教室里,他的前后左右都没有人坐。他知道他在很多同学的眼里是野兽,靠的太近会把他们都撕裂。

  

  如果只是听课倒无所谓了,课堂的最后半小时是小组讨论。

  

  陈沐言周围的同学们都已经进入了状态,只有他还是孤家寡人,而且貌似没有那个小组愿意收容他。

  

  三排以外的地方,姜飞看了他一眼,但是很快他就把精力放到别的同学身上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丁珊珊坐到了他的身边:“嘿,陈沐言,看来只有我愿意纡尊降贵坐在你身边。”

  

  她简直就是陈沐言的救星,“野兽终于找到他的美女了1

  

  “什么?”丁珊珊问。

  

  “没什么,没什么,小组讨论。”陈沐言赶紧将教授的那个问题摊开。

  

  小组讨论之后,他们有二十多分钟的时间把结果写成四、五百字左右的短报告,交上去。

  

  下课之后,丁珊珊撞了一下他的肩膀:“你们下午有课吗?”

  

  “没有了,不过我会去图书馆自习。”

  

  “哦天啊,陈沐言真的变成乖学生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