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做医生。”陈沐言面对他的那种态度,不知道为什么并不愠怒,而是用一种平静的心态说出心中理想。

  

  正是这种带点天真但是又显得真挚的表情让楚靳微微一愣,那种失神是在心里的,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陈沐言已经做好对方会说他想要救死扶伤理想崇高之类的反话了,但是没想到楚靳只是点了点头,淡淡地说:“你应该会是个好医生。”

  

  “谢谢。”陈沐言抿了一下嘴唇,口袋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他这才猛地想起自己答应过陈之默会回家吃饭的。再看看手表,现在都快七点半了。

  

  陈沐言赶紧拿着电话走出了病房。

  

  “小言,你在哪里?”陈之默的声音是温柔的,带着一丝担心。

  

  “我在医院,因为回来路上遇见了一起车祸……”

  

  “车祸?你有没有怎么样?你在哪家医院?”

  

  陈沐言还是第一次听见陈之默这种急促的声音,他赶紧解释说:“我没事,出车祸的不是我。我把出车祸的人送到医院来了,因为要检查住院什么的,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对了,出车祸的人是那位楚先生。”

  

  “什么楚先生?”

  

  “就是那个什么制作人楚靳啊。”

  

  “你现在在哪家医院?我马上就过去!”

  

  “市立第三医院,病房是202。”陈沐言刚说完,那边就挂线了。

  

  看来陈之默和楚靳也算有点交情,不然也就不用这么急着赶过来了。

  

  陈沐言推门进去,“那个楚先生,我哥很快就会过来看你了。”

  

  楚靳听了这句话之后,忽然哈哈笑了起来,“陈沐言,你哥不是过来看我,而是过来看你有没有怎么样。”

  

  “我和他说了出车祸的不是我了啊!”难道他听错了?

  

  “你不知道吧,娱乐圈里有个传言,那就是和我楚靳说过话的男人,只要他长的还可以,不是已经被我上了就是将要被我上。”

  

  陈沐言愣了一下,“还好我不是娱乐圈的人。”

  

  “不过你让我很吃惊,”楚靳的手指托着自己的下巴,“我很少见到陈之默这么在乎一个人。”

  

  陈沐言笑了笑,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那今天那个在车上和你吵的男人是谁啊?”

  

  “看来你不怎么关注娱乐信息啊,那是个最近刚红起来的歌手。”

  

  “你把他捧红了,你也把他潜规则了?”陈沐言说出后半句话之后,又觉得自己太多嘴了。

  

  楚靳不以为意地说:“是啊,不过这个社会也真奇怪,我把他给潜规则了,他不是应该一直记恨我想要脱离我的掌握才对啊,可是他却一直想要被我潜规则下去,让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陈沐言听他这么一说,只是低下了头。那个男明星大概是希望楚靳能够一直做他的后台吧。

  

  “我和陈之默也合作过,你猜我有没有把他怎么样?”楚靳见陈沐言不说话了,反而伸手将他的下巴给托了过来。

  

  “没有。”陈沐言不假思索地回答。

  

  楚靳含笑,眉眼间有几分暧昧,“你确定吗?”

  

  “我确定你和我哥没什么,你也不能把他怎么样。”陈沐言看进对方的眼睛里,回答的很肯定。

  楚靳放开了他的下巴,“你是觉得他已经够红了,根本不用借我上位是吗?”

  

  “不光是这样,他很有实力,演艺界不会再有第二个陈之默。而且以我哥的魅力,他也应该有自己的人脉关系,楚先生并不是他唯一的选择。”

  

  “嗯——老实说我第一次看见他,他确实很吸引人的眼球,而且会让人产生一种想要把他从高处拉下来的欲望,想要看他被世俗困扰像个普通明星一样挣扎的样子。不过可惜,他不会被任何人掌控,反过来,他会扮演好不同的角色,掌握好所有人。”楚靳扯了一下嘴角,用一种告诫一般的语调说,“你也要小心一点,不要变成他戏中的一部分。”

  

  陈沐言忽然想起那段时间陈之默一直演戏来观察自己的反应,他暗自吸了一口气,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平日里陈之默对待自己的温柔也并不是真的?

  

  房间里忽然安静了下来。

  

  就在几分钟之后,走廊里传来脚步声,有条不紊中有几分急促。

  

  楚靳朝陈沐言微微一笑,忽然一把将他勾过来,陈沐言一惊,下意识用双手撑住病床的边缘,“他来了。”

  

  随着楚靳的这句话,病房的门被拧开,陈之默的声音回荡了起来。

  

  “放开他!”

  

  陈沐言看着自己的哥哥走过来,一把将他从座位上拉起,拽到身后时的力度让陈沐言差一点撞在门上。

  

  “啊,啊,你的控制欲还是那么强。”楚靳抱着胳膊看向眼前的俊美男子。

  

  “没想到你就算出了车祸也不忘记ran指一切你可以碰到的人。”陈之默的脸上也带着笑容,他和楚靳说话的语气就似面对一个老朋友,以互相讽刺挖苦为乐。

  

  “你知道我出了车祸,也不带点什么水果鲜花之类的东西来看我,还真是薄情啊。”

  

  “那么我这个薄情的人祝你早日出院。”说完,陈之默就拽着陈沐言离开了病房。

  

  陈之默的脚步很快,这让陈沐言隐隐感觉到他的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