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我去接你。”

  

  “默哥,你忘了?我自己有车。”陈沐言看向他。虽然知道陈之默的这出戏要到月底才会开始拍,最近他应该待在家里很悠闲,但陈沐言怎么样也是个成年人了,自己的哥哥来学校接自己下课总有些奇怪。

  

  “好吧,记得按时回家,不然李阿姨辛苦给你做的饭菜就凉了。”

  

  “好,我知道。”

  

  陈沐言吃完早餐起身的时候,陈之默走了过来。

  

  “这么大的人了,连衣领都翻不好。”陈之默将近一米九的个子,比陈沐言高处了半个头。当他微微倾下身子给他整理衣领的时候,显得格外令人心醉。

  

  “谢……谢谢默哥。”陈沐言拎起包就赶紧出门了,来到车库,他才呼出了一口气,刚才陈之默那淡淡的微笑让他连呼吸都忘记了。

  

  “天啊,那是我自己的老哥!几乎每天都能见到,真不晓得自己在那里瞎激动个什么!”

  

  当陈沐言走后,陈之默也开车离开了公寓,去到了安娜开的餐厅。

  

  坐在那个木制拱桥边,陈之默看着安娜端着一杯红酒走了过来。

  

  “午饭时间已经过了,你是来等晚餐的吗?”

  

  接过安娜递来的红酒,轻轻抿了一口,陈之默轻声说:“安色列分,1978。”

  

  “是啊,你弟弟怎么没来?还是你已经把他玩死了?”

  

  陈之默不置可否地嗤笑了一声。

  

  “是你说的——你嫉妒他,因为父母离婚的时候,你的母亲选择了你的弟弟却没有选你。你知道陈沐言想要的到你的关爱,你偏偏不给他,你知道他在外面惹是生非就是为了得到你的关注,你永远当做看不见。你看着他毁掉自己,却依旧保持沉默。”安娜的手臂绕过陈之默,坐在他的腿上,“只是这一次,他失忆了,变成一个乖孩子了,你打算怎么再次把他带上毁灭之路——坏男人?”

  

  “我不该告诉你这么多的。”

  

  “呵呵,这就是情人和朋友的不同之处,朋友永远比情人了解的更多。”

  

  “这一次没人能毁掉他,也没人能带走他。”陈之默微微一笑,怀中的安娜便失了神。

  

  开学的第一堂课,是基础医学理论的医学免疫学。

  

  教授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不可否认他在这个领域有很多有名的论述,但是他的课程很枯燥,不像其他年轻助教那样会借助一些图片或者视屏来活跃气氛,

  

  五十多人的阶梯教室里面,一半的人低着头快要睡觉,尽管B大的学风严谨,大部分的学生都想要尽自己所能来接受知识,但是太枯燥的课程确实没有几个人能够受得了。

  

  陈沐言坐在第一排,同样坐在第一排的也只有姜飞了。

  

  第一排是离教授最近的位置,这意味着和教授会有更多的接触和交流。比如说现在,教授问了一个问题,整个教室安静了下来。

  

  老教授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他把目光投向了坐在他面前的姜飞。

  

  姜飞想了一会儿,把组织好的答案说了出来。看他的表情显然对自己说的答案非常的满意。

  

  教授也频频点头,然后再看向陈沐言,“这位同学,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陈沐言点了点头,姜飞则用嘲讽的眼神望着他,好像不相信他会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但是让姜飞大跌眼镜的是,陈沐言不但说出了他刚才没有考虑到的一些方面,还和教授就一些医学见解讨论了起来。教授似乎也知道课堂上听讲的人不多,索性干脆倚着讲台边缘和陈沐言解说起来,甚至直接把讲义端到陈沐言的面前,一直交谈到下课铃声响起。

  

  姜飞呆呆地看着陈沐言,不敢相信这个对专业知识梳理的条理分明的人竟然会是那个几乎不在学校里出现的陈少?

  

  末了,教授还写了一份书目交给陈沐言:“这些书你没有必要全都看完,关于免疫学的那几章写的不错。哦,还有这本书,我觉得你应该全部都看一看,对其他基础知识也有好处。”

  

  陈沐言很感激地点了点头,当教授离开之后,他发现姜飞还在看着自己。

  

  他迅速把书名抄在了笔记本上,然后将那张单子递到姜飞的面前:“教授的推荐书目,你看不看?”

  

  姜飞看着那张单子,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接过来。

  

  “哦,那是我误会了,我以为像你这样认真的学生应该会很在乎教授的参考书籍。”就在陈沐言快要走过去的时候,姜飞拽住了他。

  

  “我需要。”

  

  陈沐言没多说什么,留下那张单子就离开了。

  

  下午的课程是从两点钟开始,陈沐言在餐厅里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餐。他的到来让很多人感觉到惊讶,陈沐言可以想到作为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他从前只怕很不屑来吃这种便宜的便餐吧。

  

  此时,一个女生正和旁边人说着话走过来,一个没留心,餐盘里的菜汤滴落到了陈沐言的肩膀上。

  

  “啊,对不起。”那女生只是随口道歉就要走过去,但是她身旁的人拉住了她,她这才发现那是陈沐言,她抽吸了一口气,赶紧掏出餐巾纸来要给他擦,却又不敢碰他。

  

  “陈少……真的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陈沐言发现此刻餐厅里已经有很多人在看着他们了。

  

  为什么要吓成这个样子,好歹我也是个男生,不会打女同学。

  

  陈沐言扯出一抹笑,伸手接过她的餐巾纸,“没关系。”

  

  他那一笑,让对方呆住了,似乎不敢相信陈沐言会是眼前这个和颜悦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