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转而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陈之默,对方忽然笑了起来,走过来扶住他,“小言……你没事吧?”

  

  陈沐言知道自己还活着,所有的那些害怕的情绪都奔涌而出,他直接蜷缩在地上哭了起来。

  

  陈之默想要抱住他,陈沐言一想起他刚才的模样就如同惊弓之鸟一样弹起来,朝另一边爬去。陈之默跟过来,将他揽进怀里,在他的耳边轻声道:“没事了,小言,没事了……我只是在演戏想看一下你的反应。”

  

  陈沐言一听,忽然明白,转过头来看着对方,“你说演戏?想看我的反应?什么意思?”

  

  陈之默将他拉到客厅的沙发上,还是保持着从后面抱着他的姿势说,“因为我要演的角色是一个有梦游症妻子的丈夫。”

  

  “什么?”陈沐言越发不可理解了,陈之默伸手抽出餐桌上的纸巾,温柔而小心地擦过他脸上的泪水。

  

  “我没想到真的会把你吓成这样,但是你让我看到了最真实的反应。”

  

  “什么叫最真实的反应?”陈沐言扣住陈之默的手腕,瞪向他的双眼。

  

  “那个丈夫发现每晚他的妻子都会起床,表情冷漠而且阴森,她会拿出刀来在厨房切东西。如果丈夫叫妻子,妻子就会用很冰冷的目光看他,好像要杀了他一样。”

  

  陈沐言抖了一下,想起前两天在厨房里碰见陈之默的反应。

  

  “但是一到白天,妻子又变成那个温柔贤惠的女子了。丈夫想的是有一天要带她去看看医生,可是他工作太忙了,一直没有时间,直到有一天晚上,他的妻子拿着刀满世界的追杀他。”

  

  陈沐言反应过来,这就是刚才陈之默演的那一幕。但是陈之默刚才告诉陈沐言说他要演的是那个丈夫啊!

  

  “我没有这样的经验,所以我想试试演那个妻子的角色,来看看你会有什么反应。”陈之默露出抱歉的表情。

  

  听完他的解释,陈沐言顿时火冒三丈,“所以这半个多月来你每晚上的怪异行径就是在演戏?就是为了看我的反应!你酝酿了这么多天就是为了看我今晚会有怎样的表情?”

  

  傻子都知道陈沐言要炸毛了!

  

  “对不起,小言。”陈之默那张俊脸配上道歉的表情真诚的不得了,可是陈沐言偏偏不吃他这一套。

  

  他挣脱出陈之默的怀抱,怒气冲冲朝着楼上走去,“那么恭喜你!你看见我害怕的要死!你看见我哭了!你要不要来嘲笑我啊!”

  

  陈之默赶紧跟上去,就在他要关上门的时候,伸手扣住门沿,挤进了房间里。

  

  陈沐言猛地推了他一把,让他撞在了门上。

  

  “我是你的弟弟!你却演这种戏来骗我!那把刀呢?也是道具?你没有想过你一个失手会杀了我吗?还是你本来就想杀了我!觉得我这个到处惹是生非的弟弟很麻烦!”

  

  陈之默忽然上前,抓住他的手腕,一把扯进怀里抱的很紧,“没有,我没有想杀你,你是我的宝贝,小言,你是我的宝贝。”

  

  陈沐言一听立马大笑了起来,“陈先生,我知道你是影帝,你今天没喝醉吧,怎么背起了电影台词了?”

  

  “因为你是我最亲的人,所以这场戏我只能在你面前演。”陈之默抱着他缓缓后退,“我找不到那种被自己最爱的人追杀的感觉是怎样的,我没有体会过,所以我只能到别人那里找感觉。”

  

  陈沐言正在竭力平复自己心中的怒气,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陈之默已经抱着他倒在了床上。他把他抱的很紧,甚至连骨头都勒疼了。

  

  “我相信在你心里,我这个哥哥一定也很重要,如果你被我追杀,和那个丈夫被妻子追杀的时候露出的表情还有反应一定是一样的。这场戏我没办法找别人帮忙,我想到的只有你而已。”陈之默的气息喷洒在陈沐言的后颈上,陈沐言知道他们挨的很近,他甚至有一种错觉对方的唇就贴在他的肌肤上。

  

  “你也知道我把你看的很重要吗?你知道当你要杀我的时候我有多绝望吗?”想到这里,陈沐言又哭了起来,忽然他翻过身抱住陈之默,“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陈之默微微一愣,“什么……太好了?”

  

  “因为这只是戏,因为你不是真的想杀我……”陈沐言的声音是低沉的,他埋在陈之默的怀里,所以没有看见对方睁大的眼睛还有脸上难以言喻的表情。

  

  陈之默的手掌缓缓托住他的后脑,低下头来不断亲吻起陈沐言的额,目光顷刻化为晴日里缓缓荡漾的海面。

  

  那天晚上,陈沐言就这样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过去,他身边的陈之默一晚上搂着怀里的人都没有松过手。

  

  第二天早晨,陈沐言来到楼下和陈之默一起吃着早餐。

  

  “默哥,你是不是挺讨厌我的。”

  

  陈之默端着报纸的手指不着痕迹地一颤,眉头皱了起来。当他把报纸放下的时候,脸上恢复了那种温柔的表情。

  

  “你还在为昨晚的事情生气吗?我真的只是在演戏而已。我不讨厌你,小言。”

  

  “如果默哥真觉得我很麻烦的话,我可以去学校住校。”陈沐言依旧低着头。

  

  “谁允许你去住校了。”陈之默的声音突然上扬,让陈沐言不由得一震。

  

第 14 章

  “我……我只是怕在这里会打扰默哥你休息还有研究剧本而已……”

  

  “你没有打扰我。”陈之默的脸色依旧是平和的,但是陈沐言隐隐觉得他有些不悦,“你今天要开始上课了吧?”

  

  “啊,是的。”

  

  “下午几点钟回来?”

  

  “下课时间是四点半,我大概五点钟到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