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沐言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格子衬衫带着眼镜的男生站在不远处仰着下巴看着他,身后还有两个女生,似乎有些害怕一直在扯那个男生。

  

  “是啊,你好。”陈沐言微笑了一下。

  

  那个男生微微一愣,随即又一副要挑衅的模样走了过来,那两个女生也不再拉他了,只是用担心的目光看着他们俩。

  

  “你笑什么?是在讽刺我吗?”

  

  陈沐言有些无语,他猜想这个男生估计又是以前结下的什么梁子。既然自己决定重新来过,那就必须理顺以前的人际关系,并且为以前的陈沐言所做的一切事情擦屁股。

  

  “你叫了我的名字我向你微笑是在表达我的礼貌,不是吗?而且我们才刚刚才停车场见面,你也没做什么事情来让我讽刺吧。”陈沐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不想激怒对方。

  

  “哼,你这种人还会懂什么叫礼貌吗?”男生的声音上扬,一副听到了笑话的表情。

  

  “也许我以前不懂,但是至少我现在懂了。同学,请问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同学’?你找人打了我一顿却叫不出我的名字?”那个男生拎起了陈沐言的领子,瞪向他。

  

  “我想你应该听说了我出了车祸的消息。车祸之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哈!哈!你伤害了别人说一句失忆了就能了结了吗?”忽然之间,那个男生一拳打在陈沐言的脸上,疼的他眼冒金星。

  

  然后那个男生愣住了,他没有想到陈沐言竟然躲都不躲。

  

  那两个女生跑过来把那男生拉走,一直不停地对陈沐言说“对不起”,其中一个女生对那个男生说“你发什么疯,敢打陈沐言你以后不想念书了吗!”

  

  陈沐言摸了摸自己的脸,估计是肿了。

  

  看来自己希望中的开学日并不像想象中那样美好啊。原来的陈沐言真够有能耐的,校园而已,都能够树敌无数!

  

  开着车,带着郁闷的心情回家。

  

  刚开到学校外面那条路的拐角,就看见那个在学校里缠着自己的女生被两个骑着摩托车抽着烟的不良青年缠着。

  

  那个女生想要离开,却被他们拽着。

  

  陈沐言开着车经过,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帮她,很明显那个女生也不是正经学生。就在经过他们的那一刹那,陈沐言想起那个女生说过,她为自己堕过胎。

  

  他吸了一口气,把车停下,摇下车窗朝着他们喊了一声:“喂——”

  

  两个青年看过来,脸色一变,似乎都认识他。

  

  那个女生看向陈沐言,眼睛里很惊讶,随即有变成了恳请。

  

  陈沐言微微吸了一口气,就当从前自己欠她的,现在全部还给她,“不是让你在学校门口等吗?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这时,那两个社会青年扯着那个女生走到他的面前。

  

  “嘿,陈少,好久不见了。没来飙车,听说你出了车祸啊!”

  

  陈沐言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和他们解释失忆的那一套。看起来陈沐言以前也是经常混的,不就是演戏吗,不是只有陈之默才擅长。

  

  陈沐言扬了扬下巴,用无所谓的语气说:“你们抓着她干嘛?”

  

  “嘿,陈少,你不是已经把她甩了吗?她问哥们借了钱又还不了,哥几个就说她来陪陪咱们就当还债了。”

  

  陈沐言自然之道他们说的“陪”是什么意思,冷着声音问:“欠了多少?”

  

  “不多,两千。”

  

  两千对于陈沐言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一个普通学生来讲却是不小的一笔数目。

  

  陈沐言想起今天出门的时候为了以防在学校有什么需要,正好取了三千块钱,他掏出钱包,把现金拿出来伸到那两个青年的面前,模仿电视里面老大的气势扯了一下嘴角,“听着,我陈沐言穿过的旧鞋也不喜欢别人拣去穿。”

  

  那两个人接过钱,眼睛里似乎有一些害怕。

  

  陈沐言示意那个女生上车,“既然钱都还了,就别再来找麻烦了,看着心烦。”

  

  “知道!知道!”

  

  陈沐言待那个女生一关上车门就踩下油门飚了出去,喷了那两个人一脸尾气。

  

  看起来挺猖狂的,陈沐言心里面自己清楚他是因为害怕,万一那两个家伙不好对付和自己动手怎么办?他现在可不是打架的料。

  

  不过看他们的表情,陈沐言从前应该也是个狠角儿。

  

  他一面调试自己的呼吸,一面将车速降下来。

  

  “刚才你和他们说话的时候,我还以为失忆的那套说辞是骗人的。但是以前的陈沐言是不会管我的。”

  

  “我刚才是装的。”陈沐言吸了一口气,那个女生也感觉到了他的紧张,不由得笑了起来。

  

  “我叫丁姗姗。”

  

  “好的,丁珊珊,请问我应该把你送去哪里?”

  

  “随便哪里都行,事实上我是住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