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生他没事吧?”一边收拾桌子,李阿姨问陈沐言。

  

  “应该……没事吧……他最近只是因为研究新戏的剧本有些疲惫而已。”

  

  “那样就好。”李阿姨清洗着盘子,随口说,“现在演员的压力很大啊!前些日子不是有个女明星因为演了一个自杀的角色,戏拍完之后,就在自己家里吃了一瓶安眠药吗?”

  

  陈沐言微微一愣,他也记得这个消息,好像还有媒体呼吁说要关心明星的心理健康,有一些演员入戏之后就很难从自己的角色中抽出。

  

  “不过陈先生演过那么多角色,早就习惯了,应该不会像那些刚入行的小明星一样,随随便便就精神崩溃了。”李阿姨的话顿时又让陈沐言放下心来。

  

  他相信陈之默应该只是很专注而已,等到他完全摸透了这个角色,应该就会恢复正常了。

  

第 12 章

  在那之后的几个晚上,陈之默都把他自己关在房间里,偶尔在客厅碰上,都会给陈沐言一种阴森的感觉。知道他正在钻研角色,陈沐言尽力让自己当做没有看见他,只要第二天早上他依旧是那个温和地笑着的陈之默。

  

  周末再次到来,陈沐言期待的本田终于交到了他的手上。

  

  陈之默看见停在自己保时捷旁边的那辆本田,也有些好笑地说:“我还以为你那么喜欢车,应该会买辆奔驰什么的呢。”

  

  “我就是想以后要去学校有辆车比较方便,又不是开着车去参加什么画展或者名流聚会之类的。”虽然只是一辆本田,但是陈沐言还是一副爱的不得了的样子,他张开双手趴在前车盖上,感叹到,“美女……我终于把你追到手了!”

  

  而这周一,就是陈沐言去B大注册的日子。吃完晚饭,陈沐言就回去房间把第二天要穿的衣服整理出来,连闹钟都定好了。

  

  “行,下楼喝杯牛奶就睡觉。”

  

  陈沐言来到厨房,发现陈之默已经在里面了。

  

  听见哗的一声,他又从刀架上抽出了一把刀。陈沐言在心中嘀咕,不知道他又要从冰箱里拿出什么来切了,而且厨房里这么黑,为什么不开灯?

  

  陈沐言的手指刚触上开关,陈之默便转过身来了。

  

  灯亮起的那一刹那,如同闪电一般划过陈之默的脸。

  

  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情感,唇线是漠然的,手中握着那把刀,一步一步走向陈沐言。

  

  “默哥……”陈沐言愣了一下,那种压迫感让他喘不过气来。

  

  陈之默的脑袋斜过四十五度,五官形成刻骨的美感,“谁让你下来的。”

  

  那把刀的刀尖就对着陈沐言。

  

  “我……我这就上去!”陈沐言轰地转身,就怕对方追上来,他小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再次把门锁上。

  

  他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忽然在想陈之默这不戏什么时候能够开拍,让他到剧组里面去吓唬别人吧!

  

  也许是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陈沐言没有那么害怕了。他上了床盖上被子一觉睡到闹钟响。

  当他来到楼下吃早餐的时候,陈之默正在看报纸,很平静的样子。当陈沐言坐下来,他还伸手将牛奶推到他的面前。

  

  “那个,哥……”陈沐言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和陈之默谈一谈,“你演的那个杀人犯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

  

  陈之默将报纸放下来,“怎么了?”

  

  “我怕你太入戏了,这里……”陈沐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会转不过来。”

  

  看着他的表情,陈之默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陈沐言的脑袋,“放心,我不会转不过来的。对了,我今天会和导演吃饭,回来的会比较晚,你不用等我了。”

  

  “哦,好。”

  

  然后陈沐言开车去学校,缴了学费领了书。

  

  刚走出注册处,就有人叫住了他。

  

  “陈沐言吗?真没想到你还会再来学校,我还以为你不打算读书了呢!”一个画着浓妆的艳丽女子朝他走来,一把勾住了他的胳膊。

  

  “那个……你是谁?”陈沐言问。

  

  “不会吧?你不记得我了还是因为你的女人太多?亏我还为你堕过胎!”她的手掌在陈沐言的背上一拍,“怎么?玩够了所以想甩掉我了?”

  

  陈沐言想起陈之默说过,自己以前到处惹事,估计这个女生也是属于“过去”的一部分。

  

  “对不起,你应该知道我出了车祸,车祸以前的事情我不记得了。”陈沐言拉开对方的手,解释说。

  

  “你是说你失忆了?”那女生冷笑了一下,“还是你编的新借口来甩掉我?换造型了?不过现在的样子还挺帅的,像是电视剧里的小白脸。”

  

  陈沐言知道自己说的话可信度确实不高,“我真的不记得了,这位同学。”

  

  那女生看着陈沐言的眼睛,似乎确实发现了陈沐言的不同,“你……看起来确实不一样了,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真的。我并不是故意编借口来甩掉你,而是我真的不记得……我们之间有过什么了。”陈沐言欠了欠身子,便背着书走到了学校的停车坪。

  

  还没有打开车门,又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带着讽刺的意味。

  

  “嘿,陈沐言——没想到你还会来学校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