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陈沐言没有料想到的是,虽然自己的腿已经好了,但是李阿姨并没有被辞退。当他在客厅碰见正要出门的陈之默的时候,对方解释说:“就你这样子,根本就不懂得照顾自己,我想了一下,还是把李阿姨留下吧。”

  

  离大学开学还有一段日子,陈沐言很少出门,把主要的精力都用在看书上了。

  

  李阿姨说他用功,还经常变着法儿做好吃的给他补脑子。

  

  陈之默的那部电影也进入了尾声,但是他还是每晚会回来睡觉然后第二天赶早去拍片现场。他的理由是剧组安排的住宿条件太差,他根本没办法睡着,而且这本来就是一部都市电影,拍摄地点离他的公寓也不过是半个小时的车程而已。

  

  有的时候陈沐言看见他一副疲惫的样子回来,倒在沙发上不愿意起来的样子就会想原来影帝也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当成的。

  

  “哥……默哥……你要睡就回房间睡吧。”陈沐言走过去摇了摇他。

  

  “没事,让我躺一会就去洗澡了。”陈之默的眼睑处是疲惫的阴影。

  

  陈沐言想了想,坐到他的身边说:“默哥,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

  

  “你还会按摩?”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陈沐言从前念书的时候旁听过中医学,对人体穴道也有几分了解。他让陈之默坐起来,隔着衬衫手指按摩着这些穴道,能够舒缓肌肉和疲劳。

  

  随着陈沐言指尖的劲力,陈之默的眉眼缓缓舒展开来,表情中颇有几分享受的味道,他的嘴唇微张,喘息的声音暗哑,喉间发出悠长的叹息声。

  

  陈沐言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别过脸去,没有什么原因,陈之默的眼角眉梢都流露出一种性感的味道,这让陈沐言忽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个综艺节目,主持人笑着问当时的嘉宾陈之默当选“同志眼中最想被他拥抱的男明星TOP1” 有什么感想时,陈之默只是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意料之中。”

  

  至少现在,陈沐言相信这位年轻的影帝确实有让其他男性也意乱情迷的本钱。

  

  “你一直在家看书吗?”陈之默随口问道。

  

  “当然不是,我没那么好的定力,今天我就打了一下午的网游。”

  

  “你的腿也好了,有空可以去健身房锻炼一下身体。”

  

  “我也是这么想的。”陈沐言点了点头,生活不能太宅了。

  

  “这周末我们一起去吧,正好我的戏也杀青了。”

  

  “好啊。”

  

  周六的晚上就是戏杀青的party。

  

  在家看书的陈沐言瞥过墙上的钟才发现已经十二点多了,就在他准备睡觉的时候,手机响了。

  

  “喂,王大哥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不好意思啊,沐言你能不能帮个忙?我女儿正在发烧,我得赶去医院,你能去接之默回来吗?”

  

  “没问题啊,地址在哪里?”

  

  “天籁花园432。”

  

  陈沐言穿上外套,心想夜晚可能还有些冷,把那件被他送去改过的皮衣也穿上了。用电话叫了一辆出租车,陈沐言去到了天籁花园。

  

  天籁花园是本市最贵的KTV,而且是会员性质的。很多剧组喜欢到这里开开party,不仅仅是因为空间大食物媲美五星级饭店,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每个客人都会被发一个电子锁,很少有狗仔能够混进来把明星们喝醉之后忘乎所以的样子给拍下来。

  

  陈沐言来到大厅,报出了包厢的号码,确认他的身份之后,前台也发给他一个电子锁。

  

  找到了432,推门进去,音乐嘈杂,一屋子男男女女拿着啤酒有的在跳舞,有的对着话筒乱唱一通。

  

  听说他们会这样一直闹腾到天亮,这个包厢在清晨来临时会“尸横遍野”。

  

  陈沐言挤进人群,寻找着陈之默。

  

  “哪里来的小帅哥啊?”

  

  陈沐言的下巴被人勾了过去,他定睛一看,才发现对方是新晋影后陆茉然。她在荧幕上一直扮演那种清纯可人的形象,陈沐言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画着浓妆宛如城市妖姬。

  

  陈沐言拿下对方的手,向更里面挤去,陆茉然的双手忽然搭上他的脖颈,紧贴上他扭动起了腰肢。陈沐言没处理过现在这样的画面,一直往后退,直到撞到另一个人的身上。

  

  陆茉然拽住了他,“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我只是来找人的。”

  

  陆茉然用手拍打了一下陈沐言的脸颊,摇晃着转身勾住另一个人。

  

  陈沐言呼了一口气,他终于看见了陈之默。对方坐在沙发上,一个已经喝倒的女人靠在他的肩上。他手中拎着一瓶啤酒,目光有些涣散,盯着那群随着音乐摆动的身体,思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默哥?默哥?”陈沐言低下身子,手掌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蓦然间,陈之默一把拽住陈沐言的手,惊得陈沐言想要后退但是却被他紧紧扼住。靠在陈之默肩上的女人哗的一下倒在了地上,她仿佛没有知觉一般一动不动。

  

  陈沐言想要伸手去把她扶起来,但是却被陈之默一把拽到了沙发上。

  

  “哥……默哥?”

  

  陈之默放下手中的啤酒瓶,两只手将陈沐言的手腕扼住,按在脑袋两边,一条腿跨上来,这样子陈沐言完全处于他的掌控之中。

  

  陈之默呼出了一口气,倾下身子,陈沐言抬起头来说:“哥!我是陈沐……”话还没有说完,陈之默侧过脸来将他吻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