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一个小长廊,眼前豁然开朗。

  

  这里的装潢看起来就像十七世纪的英国。田园式的餐桌上摆放着一小束雏菊,头顶是水晶挂灯,但是光线却很自然。

  

  陈之默替陈沐言拉开了座椅,然后将菜单递给了他。

  

  但是陈沐言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餐厅中央的那座小拱桥给吸引住了,那座拱桥的两端挂着古旧的油灯,看起来相当有韵味。

  

  陈之默笑着用菜单敲了敲陈沐言的脑袋,“点菜了。”

  

  “啊,默哥,我第一次来也不知道什么好吃,要不然你做主吧。”

  

  “那好,我就点了。这里是以西餐为主,牛排是必须的。”陈之默翻开菜单,颔首的时候细密的睫毛显得更加明显。对于一般男人要是提起睫毛也许会显得阴柔,但是陈之默的五官很有成熟男性的力度,正是他的眼尾与细腻的睫毛缓解了这种力度,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温和,甚至还有一种知性的美感。

  

  陈沐言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他们是两兄弟,长的怎么也有三分相似,但是自己在陈之默的面前简直就像个孩子。

  

  就在他们点菜的时候,一个穿着英式骑装的女子向他们款款走来。

  

  她很明显有着西方血统,五官深刻而迷人。

  

  来到陈之默的身边,她的手指毫不避讳地抚上他的脸,“之默,你真的很久没有来过了。”

  

  陈之默也顺势搂住她的腰,眼神里是无限的深情,“就是因为太久没有来过,所以想你了。”

  

  陈沐言睁大眼睛看着这画面,美好的就像电影海报,“默哥……原来你要来这里吃饭的原因……是想见女朋友啊!”

  

  此话一出,那女子就低下头哈哈笑了起来,然后用手指点了点陈沐言的眉心,“孩子,没有人告诉你不要相信陈之默的话吗?因为他是个演戏高手,你永远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的,也永远不知道他的温柔是不是发自内心。”

  

  陈沐言看向陈之默:“你们不是……”

  

  “我们是朋友,不是情人。”陈之默莞尔一笑,“这是安娜,这家餐厅的老板。”

  

  “安娜小姐你好。”陈沐言赶紧朝对方点了点头,“真不好意思刚才误会你们了。”

  

  安娜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事实上几年前我确实追求过陈之默,后来我发现爱上他就像爱上一场戏,所以我主动退后一步,成为了他的朋友。”

  

  “什么叫□上他等于爱上一场戏?”陈沐言皱着眉,那句话实在有些拗口。

  

  安娜看向陈之默,陈之默只是笑着看向陈沐言。

  

  “你不需要理解那么多,在他对你温柔的时候,你接受就好。在他变脸的时候,你记得躲远一点。”安娜靠向陈沐言的耳边,轻声说,“千万不要被他吸引,因为你分不清怎样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我和默哥是兄弟啊!”什么吸引不吸引的……莫名其妙。

  

  安娜的嘴唇上扬,“相信我,‘兄弟’这种东西根本不在他的道德标准之内。”

  

  此时,红酒来了。

  

  陈之默朝安娜扬了扬眉梢,对方很知情识趣的离开了。

  

  红酒被打开,陈之默将红酒倒进陈沐言面前的杯子里,“尝一尝吧,一九八八年的佳酿。”

  

  然后牛排和沙拉也上来了。牛排的肉质鲜美,沙拉也很新鲜,陈沐言吃的很享受。

  

  陈之默微笑着看着陈沐言专注着餐盘的样子,眼神越来越柔和。

  

  最后的点心上来的时候,陈沐言发出了满足的声音,抬起头来不期然对上陈之默的眼睛,才发现对方餐盘里的食物只吃了一半。

  

  “默哥,你是不饿吗?”

  

  “我是没你吃的那么快。”陈之默好笑地收回自己的眼神。

  

  陈沐言这才呵呵笑了两声,略微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午饭之后,他们回了家。人吃饱了就容易犯困,陈沐言回到自己的床上没两下就睡着了。而陈之默刚推开房门,就接到了安娜的电话。

  

第 9 章

  “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带你弟弟来我这里吃饭。”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陈之默坐在床边,扯开自己的领带。

  

  “他和以前你形容的一点都不一样,而你看着他时的心情也绝对和以前不一样。”

  

  陈之默浅浅一笑,“没错,一切都不一样了。”

  

  “你以前不知道有多么想毁掉陈沐言,不是吗?”

  

  陈之默的眼神忽然锐利了起来,“这句话我不希望你说给他听。”

  

  “我知道,因为现在你很想保护他……或者说拥有他,不是吗?作为老朋友,我也很想见识一下你烦恼的样子。”

  

  挂了电话,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陈之默就像在黑暗中蓄势待发的猛兽,静静等待着自己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