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之默好笑地走过来,将他扶上床,然后帮助他把海报给撕了下来。

  

  “呵呵……我不记得自己信奉邪 教……”陈沐言心中有些忐忑,自己似乎变化的太多了,让陈之默起疑了怎么办?

  

  “不记得这些也好,我个人不是很欣赏你每天躲在房间里听着这位大神阴暗的音乐。”陈之默低头看着他,“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没……没有了……”

  

  “那好,忘记告诉你了,我会经常不在家,但是你腿上有伤,那位在医院里照顾过你的大婶会来我们家继续打理你的生活。我个人是不喜欢有外人在家里晃悠,所以等你的腿伤好了之后,我不会让那位大婶继续留在这里。”

  

  “哦……好……”陈沐言点了点头,而陈之默也很满意地离开了这间房间。

  

  既然自己以后都是陈沐言了,那就有必要要了解从前的陈沐言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先从这一床的CD开始吧。

  

  陈沐言将CD整理好放回床头的CD架上,不过那些CD的封面和刚才的那张海报都是一个风格的,颓废的美感但是让人看了不大舒服。

  

  他随意播放了一张,只听了三十多秒就按了停止键。看来陈沐言从前的喜好自己确实不大接受的了。

  

  单腿跳到衣柜前,他整理了一下里面的衣服。

  

  妈啊,红衬衫……就算是本命年来了,他也不不打算这么穿。黑色的T恤、皮衣、长裤,从这些衣服里能够隐隐感觉出从前的陈沐言似乎是个性有些阴暗的年轻人。

  

  当然,了解一个人的另外一个途径那就是他的电脑。当陈沐言查看了一下从前的浏览记录之后,他真的有些颓丧。

  

  浏览记录都是一些视屏网站,包括国外赌马、拳击、赛车,当然最多的还是那位大神的音乐会外加不少的se情网页。

  

  再看看电脑中的硬盘,陈沐言可悲的发现他竟然找不到一寸净土。

  

  而作为一个医学院的学生,陈沐言的房间里没有一点有关医学的杂志或者书籍,这个家伙从前真的是个混日子的啊!

  

  陈沐言把这个凌乱的房间简单地整理了一遍,有些累了。反正他的腿打着石膏也不方便洗澡,就干脆就这样趴在床上睡了过去。

  

  但是他已经暗自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他要珍惜这一次难得的生命,好好地生活。

  

第 7 章

  第二天早晨他醒过来,正值早上八点多。

  

  陈之默已经去剧组了,只剩下陈沐言还有楼下正在打扫卫生的大婶。

  

  吸尘器的声音让他感觉到熟悉,因为在读高中的时候,父亲还没有破产,家里也请了佣人来到扫卫生。一到周末早的九点钟,叶润行就是被吸尘器的声音给吵醒的,比闹钟还要准。

  

  陈沐言从床上爬起来,他的房间里有独立的卫生间,刷完牙洗完脸,大婶就端着牛奶和早餐放在了电脑桌上。

  

  吃完早餐,陈沐言就查了一下那张银行卡上的余额,竟然有七位数,这让他睁大了眼睛数了半天。天啊,看来陈家真是有钱,即便是叶润行的父亲还活着,也不会让儿子的账户里有这么多钱。

  

  陈沐言吸了一口气,这笔钱肯定不只是零花钱,应该还包括念大学的钱,但是就算把读博士的钱都算进去,依然是绰绰有余啊。而且按照陈之默说的,每个月还会有一定额度的钱被存入这个账户中。

  

  陈沐言想了一下,他觉得自己要合理应用这笔钱。现在他就是陈沐言,不需要倔强地去拒绝这笔基金,因为在这个社会上很多东西都要用到钱,比如说读书,比如说创业。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就是陈沐言,也必须做好陈沐言。只是如果他像个富二代那样胡花海花,他很快就会从外面烂到里面。但是他也不会像个苦行僧一样委屈自己。

  

  既然现在他是个富二代,那么就要做一个进退有度的富二代。

  

  首先第一步,陈沐言看了看这张床,铺着黑色的床单,被套也是黑色的,看起来就是一个大棺材。

  

  “陈阿姨,能帮我把床单被罩都换一下吗?换一点颜色浅一点的。”

  

  “好啊!”李阿姨上来,利落地把被罩拆下来,“我就说你看起来挺阳光的,这种颜色的东西根本不适合你。”

  

  很快,棕色条纹状的床单铺了上去,显得简洁又不失活力。

  

  第二步,陈沐言把衣柜里的那一堆让人毛骨悚然的红色衬衫还有乱七八糟的金属饰品都整理到了箱子里。那件皮衣陈沐言本来也不想要,显得太招摇也不符合他现在的气质,但是看了一下牌子不由得啧了一声,看来原来的陈沐言生活的挺奢侈,这件皮衣少说得两万。

  

  算了,找机会拿去改一改,也许等天气冷的时候还可以穿。

  

  陈沐言把那一架子的CD全部也整理到了一个箱子里,有机会打算把它们卖掉。虽然他对视觉系摇滚并不欣赏,但是他从这些CD的包装上能够看出来如果放到易趣网上拍卖,说不定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第三步,陈沐言清理了那台笔记本电脑里的内容,重装了系统。这台电脑的外表没有改变,内在就像陈沐言一样,已经焕然一新。他登陆了一些网站,订购了一些书籍还有衣服。

  

  下午的时候,这些书和衣服就到了。

  

  陈沐言坐在床上把衣服都试了一遍,大部分都尺码合适。李阿姨看了都说陈沐言看起来像是变了一个人,爽朗有清新。

  

  叶润行虽然做了半年多的狗仔,但是他也曾经在富裕的家庭中长大,说到品味,他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

  

  李阿姨把他试过的衣服都拿去洗了,这样陈沐言第二天就能换上这些新衣服。

  

  书架已经空了,陈沐言把自己购买的CD与书籍放上去,霎时间,整个房间就充满了知性。

  

  他呼了一口气,对目前的改变感到非常的满意。

  

  这些书籍中一部分是医学类的,因为这是陈沐言感兴趣的领域。其他的还有一些经济类书籍以及现代畅销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