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你不用担心,绝对不会是因为大脑损伤。”陈之默的车子开过一处转弯,他扬起下巴,有一丝自负的味道,“不过说到演戏……我倒是相信没有人能在我面前演戏而不被看穿。”

  

  陈沐言为今天的顺利度过而呼了一口气。

  

  不过看样子,陈之默似乎更满意自己现在的样子,既然这样,他就只要继续“乖”下去,不要惹麻烦,也许陈之默并不会太在意自己的改变。

  

  按照医生的说法,陈沐言还有一个多星期就能出院了,只是腿上的伤要他暂时在轮椅上待上一阵子。

  

  他一开始以为陈之默很忙,不会有那么多时间来看自己,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自从昨天之后,陈之默几乎每晚都要来看他。

  

  看着陈之默手上拎着的吃的,陈沐言总觉得他还是不怀好意。

  

  陈之默将便当盒放在桌上,一样一样地打开,什么蒸饺啊,水晶包啊,“吃吧。”

  

  这一声“吃吧”让陈沐言僵在那里,天知道这些东西是不是又是陈之默拿来整自己的。

  

  陈之默似乎明白他的顾忌,浅笑道:“这些点心没有吐口水,也没有放泻药什么的。昨晚害你吐了是我不好,我也没想到你现在是‘良民’了啊。”

  

  陈沐言还是一副戒备的样子看着对方。

  

  你说什么都没有我就该相信你了?等我吃到一半发现里面有蟑螂该怎么办?

  

  “看来我的信誉度已经受损了啊。”陈之默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摇了摇头,夹起一只蒸饺放进嘴巴里,嚼了起来,“味道不错,你确定真的不要?”

  

第 5 章

  这家医院提供给病人的饮食其实很不错,只是陈沐言很久没有吃过这些小吃了,心里面很想念。既然陈之默都吃了,那就应该没问题了。

  

  陈沐言接过筷子,夹起一只水晶包放进嘴里,汤汁流淌在口腔中,那感觉真是棒极了。

  

  “谢谢默哥。”

  

  “乖。”陈之默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脑袋,看着陈沐言狼吞虎咽的样子,戏谑的眉眼在那一瞬间变得有些温柔起来。

  

  “默哥你今天不是拍戏吗?”陈沐言的嘴巴塞的满满的,抬起眼来看向陈之默的时候,活像一只土拨鼠。

  

  陈之默的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腮帮,然后饶有兴致地戳了第二下、第三下。

  

  “是啊,所以等你吃完了我就要回去剧组了。”

  

  “那你这么辛苦还来看我?”陈沐言有些内疚起来,“要不你赶紧回去吧,不然剧组人员该不高兴了。”

  

  “怎么,你怕我带着他们吐了口水的鸡汤来看你?”陈之默有些好笑。

  

  “不是,默哥你是影帝吧……越是出名就越是得注意形象不是吗?要是被传耍大牌就不好了。”陈沐言很认真地说。

  

  “小言真的是变了,以前无论别人对你有多好,你既不会说谢谢,也不会为别人着想。”陈之默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还能再待二十分钟。你在这里挺无聊的吧?”

  

  “是很无聊,只能躺在这里,连电视都没有。对了默哥,你这次拍的是电影还是电视剧?”

  

  “电影。”陈之默的脑袋靠向陈沐言,看向他的双眼,“我演一个哥哥,温柔善良什么都愿意为他的弟弟做。”

  

  “这个形象挺中规中矩的啊。”陈沐言歪了歪脑袋,依照陈之默的戏路,他不会接演这种没什么挑战性的角色。

  

  “但是他对弟弟的控制欲越来越强,到后来……”陈之默的目光骤然之间变的森冷,陈沐言的心脏霎时被他的目光冰冻住,“他不但杀了弟弟的好朋友,还将弟弟的女朋友推下楼摔成了植物人……”

  

  “他……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因为他觉得他们隔离了自己与弟弟的感情,自己辛苦带大的弟弟就要离开他的世界了。”

  

  “后……后来呢?”陈沐言的呼吸憋在了胸腔里,怎么也出不来。

  

  “后来弟弟发现了这一切和他的哥哥大吵了一架,要拉着哥哥去警局,哥哥失手把弟弟推到了桌角上,弟弟撞到了脑袋就这样死了。再然后,哥哥就把弟弟的尸体砌进了墙里面,哥哥说,这样我们兄弟两就能一直生活在一起了。”

  

  等到陈之默说完,陈沐言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看着陈沐言呆在那里的样子,陈之默哈哈笑了起来,“你紧张什么?那只是编剧写的一个故事而已!”

  

  陈沐言顿时回过神来,呼吸也变得顺畅。他忽然明白为什么天下的男明星那么多,但是能够一直蝉联影帝头衔的人却只有陈之默,因为他的气场真的非同一般。

  

  随后,陈之默又摸了摸他的脑袋一副正经的样子说:“不过如果哪一天你不像现在这么乖了,说不定我真的会把你封进墙里面去。”

  

  陈沐言笑了笑,然后想到了什么一般,“不过我觉得这个哥哥应该不是这种阴郁或者黑暗的感觉……”

  

  “哦,为什么?”陈之默抱着胳膊看向他,似乎很期待他要说些什么。

  

  “默哥你也说了,他的弟弟是他一手带大的,他的世界里只有弟弟,为了弟弟辛苦的工作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他,这是那个哥哥活下去……有点像信念之类的……”

  

  “恩,我明白。”

  

  “但是有一天,他的弟弟有了女朋友和好朋友,这样子哥哥对他的好再不是弟弟必要的东西了,弟弟正在一步一步走向外面的世界,这个时候哥哥心中想要的不是对弟弟的控制欲,而是一种……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生活的惶恐。其实一直以来不是哥哥在照顾弟弟,而是哥哥需要弟弟。现在弟弟要去到另外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了,驱使哥哥做出这一切的应该是他的不安、他的寂寞他的不知所措以及那个信念的崩塌……”陈沐言摸了摸脑袋,笑了起来,“唉呀,我在说什么啊,我又不是编剧也不是导演……”

  

  陈之默看着陈沐言,良久,微微抿起了嘴巴:“不,你说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