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然后正好碰上陈之默开车出来,他看见叶润行的那一刹那,嘴上又是那种高深莫测的笑容,摇下车窗,他朝着不知如何是好的叶润行说:“你怎么现在才把外卖送来?害我差一点打算出去吃了。”

  

  叶润行呆住了,警卫顿时朝着叶润行说:“小伙子!你真是的,送外卖怎么也记不清到底是送给谁的?”

  

  叶润行看着陈之默,他不明白为什么他要撒这个谎。对方只是伸长手,惬意地伸手从叶润行那里接过外卖,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下一次再想接近我,一定要有更加完美的计划。”

  

  车子从叶润行的身边扬长而去,停在了不远处的垃圾桶边,然后外卖被扔了进去,发出“啪啦”一声,那声音重重地敲击在叶润行的心脏上,让他整个人一颤,他醒过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骑着小绵羊逃一般离开了那里。

  

  这辈子真的没有这么囧过,哪怕是第一次上解剖课在导师的目光之下把中午吃的牛肉面吐在解剖台上的时候……

  

  他第三次与陈之默的接触,是在陈之默签约新的公司之后。Amaze是一家实力非常强劲的娱乐公司,最重要的是它给旗下的艺人都准备了一整套非常详尽的计划,而不是像普通娱乐公司那样只想着怎样才能赚最多的钱,而不做长远打算。

  

  其实叶润行也不明白总编为什么总喜欢派他来采访陈之默,明明论手段与应变能力,杂志社里的其他前辈比他更有本事的多得是。不过总编倒是提过,叶润行那副好学生的样子倒是很容易让人产生同情,估计就是这样,陈之默即便被叶润行“蹲点”了,也没有像其他明星那样大发雷霆。

  不过叶润行后来调查了一下,陈之默对待记者是很有风度的,哪怕是遇见狗仔也能和颜悦色,即便被问了什么非常刁钻的问题,他也能游刃有余。

  

  当所有记者高举话筒,镁光灯噼里啪啦狂闪的时候,叶润行也伸长了脖子希望能够照到陈之默的照片。最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明明大部分记者都是女的,她们的力气大的惊人,你推我促之间,犹如超市里减价特卖的欧巴桑,叶润行愣是被撞趴下了。

  

  他的那部相机是杂志社的,如果摔烂了他半个月不吃不喝也赔不起。他只能趴在那里,双手护在相机上,周围不断有人踩中他的腿撞在他的身上,疼的他要命,叶润行一直想要找机会爬起来,但是记者们实在太疯狂了,让他一点机会都没有。

  

  就在此时,台上的陈之默走了过来,面带微笑进入记者群中。他拨开人群,风度翩翩将趴在地上的叶润行扶了起来,用非常诚恳的语气对所有人说:“请大家有秩序地一个一个问问题,这样挤来挤去很容易出危险,而且我也不知道回答谁的好。”

  

  叶润行离开那个记者会的时候,总编就打电话来,说很看好他,因为已经有记者把陈之默扶起他的照片发布到了网络上。叶润行当时哭笑不得,他什么都没有采访到,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拍到,不知道总编凭什么看好他。

  

  而叶润行与陈之默的第四次交锋就在现在:叶润行蹲坐在陈之默的跑车旁边,抱着自己的相机冷得打哆嗦。

  

  陈之默的跑车是保时捷的,银色的外壳非常亮眼,线条优雅。每个男人据说都有一点名车梦,叶润行也不例外。他曾经想过等自己有一天医学院毕业之后当上外科医生,攒够钱也要买这么一辆好车,只是现在所有的梦想都破灭了,而他必须像个乞丐一样蹲在这里只为了能照到一个男人的照片和他说上两句话。

  

  叶润行蹲的大腿累了,就坐在了地上,一两个小时之后,他就靠着身后的墙壁睡着了过去。

  

  如果再配上飘雪的场景,叶润行简直就是一位卖火柴的小女孩。

  

  不知道又是多久的时间之后,有人拍了拍他。

  

  叶润行迷蒙着睁开眼睛,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对……对不起……”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

  

  “下一次在这里蹲守,我建议你带上一床被子。”优雅的男音沿着湿冷的空气蔓延开来。

  

  叶润行思维豁然情形,他抬眼看着半蹲在自己面前微笑着的男子,“陈……陈之默……”

  

  陈之默叹了一口气,“你是我见过的最笨拙也是最让人心疼的记者。”

  

  说完,他拿过叶润行的照相机,搂着叶润行的肩膀,“啪——”地按下了快门,“我已经给了你一张我们俩的合照了,我要你现在就回家。我弟弟一会儿就会出来,他看见你的时候脾气可不会像我这么好。”

  

  说完,陈之默拉开车门,引擎震动起来,保时捷就这样离开了叶润行的视野范围。

  

  刚才陈之默做了什么?好像是……他们俩合照了?

  

  是为了打发他早点走吗?

  

  叶润行吸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这一晚他至少不算徒劳无功,有一张照片能够拿回去交差。

  

  就在他走在离开车库的路上,车灯晃了过来,一个穿着皮衣骑着摩托的身影向他驶过来。

  

  “该死的狗仔!又是你!”

  

  叶润行反应过来“该死的狗仔”指的就是自己,于是赶紧向外跑去。

  

  “妈的——搬到哪里都不得安生——”配合着摩托车引擎的声音,那男子跟在叶润行的身后,看他盛怒的样子,叶润行忽然有些害怕这家伙会不会想要撞死自己?

  

  于是他拼命地跑,那个男人开着摩托车径自冲到了他的身后,伸手要去拽他,叶润行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居然回身给了那家伙一拳,然后又是一阵疯跑。

  

  “竟敢打我!”男人的暴喝声在车库里回荡。

  

  那一刻,一切就像是《德州电锯杀人狂》里的场景。

  

  叶润行失去了思考能力,他跑出了车库,来到了地面上。

  

  前面有车灯闪现,迎面而来的车子里开车的男子正在和身旁的女人吵架,根本没有注意到叶润行的存在。

  

  叶润行的身后是骑着摩托车追过来的那个男人,“我看你向哪里跑——死狗仔——”

  

  他看一看身后,在看一看前方,忽然之间发觉自己进退无法。

  

  当所有的灯光聚焦在叶润行的身上时,他只有伸手挡住自己的眼睛。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然后是砰地一阵闷响。

  

  叶润行只觉得自己翻转着腾空,全身一震剧痛……一切似乎噶然而止。

  

  五分钟之后,救护车和警车赶来。

  

  “这里是C4425,白金汉宫的车库外发生车祸。一辆奔驰中一对男女重伤,一名驾驶摩托车的男子重伤,还有另一名男子当场死亡。”

  

  伤者被缓缓抬上担架,推进救护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