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某大学外的一家小餐馆里,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大学生将一次性筷子掰开,递到面前穿着旧毛衣的男生面前。

  

  “润行,快吃吧,不然面就凉了。”

  

  名叫润行的男生接过筷子,露出大大的笑容说:“小清,其实我只是来看看你,你不需要还请我吃面的。”

  

  “又不是什么很贵的东西。”沈清的眉头微微隆起,“你一个人住又舍不得花钱,只怕连碗面都没有好好吃过吧?”

  

  虽然一般男孩子在女生面前总是不愿意显得囊中羞涩,但是叶润行与沈清认识很久了,而且叶润行本来就是一个豁达的人,他无需在沈清面前遮掩什么。

  

  拿起筷子,他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还是我们学校旁边的打卤面味道最好!”

  

  “我说,润行……你是不是不打算再回学校念书了?”

  

  “我现在这样……连生活都很勉强,读书的事情我真的不敢再想了。小清,你要好好念书,等到毕业了才能找到好医院工作。”叶润行很认真地看向对方。

  

  “你知道你现在工作的那家杂志根本就不正规,而且还是个八卦杂志,上个月还被一个女明星给起诉过,不是说胜诉了吗?那家杂志得赔多少钱啊……你老实说你上个月领到了工资没有?”沈清似乎有些着急。

  

  “呵呵,就是因为是八卦杂志所以卖的特别好。”叶润行摸了一下脑袋,“听总编说赔完了那个女明星,我们还是有足够的资金能够保证杂志运营呢!”

  

  “听他瞎吹吧!”沈清握住叶润行的手,“我可以出去打工赚钱,我们一起打工,一定可以支撑到你完成学业的!你也说了,有了大学文凭才能去找一份正经工作!”

  

  叶润行的母亲在他读初中的时候病故了。父亲在四个多月前生意失败而宣告破产,一气之下就这么走了。其实生意失败并不是让叶父最痛苦的事情,他会这么想不开主要还是因为最信任的合伙人也是他的朋友竟然携款私逃,导致资金运转不灵才有了现在的结果。

  

  叶润行在半年前还算是一个小少爷,生活无忧无虑。他倒是个学习不错的好学生,本来读完大学父亲还有可能送他出国深造。叶父的离去,让他失去了经济支柱,不得不开始赚钱养活自己。

  

  “我们俩就算一起打工,也只能勉强挣够学费而已。而且你是学医的,本来就很辛苦,再跑出去打工哪里跟得上学习进度?我现在至少饿不死,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沈清是他从进入大学之后认识的第一个女同学,他对她有一种朦胧的好感,如果家里没有这场巨变,他想自己现在说不定已经牵起了沈清的手了。

  

  沈清的父亲是一个退伍军人,被安排到一家国企单位做保安,母亲是一名小学教师,总的来说家庭条件是一般的,能够让沈清去读知名医科大,已经很不容易了,叶润行无论如何也不想增加她的负担。

  

  吃完面,叶润行擦了擦嘴,“今晚我还有工作,得先走了。”

  

  “不会又是去蹲守在哪个明星家楼下吧?”

  

  “呵呵,你猜对了。你不是喜欢陈郁莉吗?说不定哪天我可以帮你拿到她的签名。”

  

  “得了吧!你现在是狗仔,只会被女明星用高跟鞋的鞋跟追着打。”沈清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出了面馆,叶润行骑着他的二手自行车一路向南,大学城本来就在郊区,而他的“蹲守对象”却住在城里,他得骑上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目的地。

  

  白金汉宫是某地产公司开发的高级公寓区,在这里不但居住了一些商界名流,很多有钱的一线明星也喜欢选择这里。一来是多了与那些富二代相处的机会,二来这里的保安措施很不错,每栋公寓都实行指纹认证,狗仔一般进不去。

  

  自从一年前有狗仔追到某明星家并且敲开房门把他与某个富商小姐缠绵的照片乱拍一通,现在大部分明星的防范意识都很强烈了。

  

  经过叶润行的调查,他唯一有机会能够接触到目标人物的地方就只有车库。明星总是要出门的吧?出门总是要用车的吧?用车就要到车库取车吧?只要他蹲守在车库,还怕他见不到陈之默?

  

  要说现在华语影坛最红的女明星是谁,也许媒体与观众会说出不同的名字。但是男明星的话,陈之默排第二,没有人能举出第一是谁。

  

  陈之默十七岁就出道了,走的是偶像明星的路子,让当时下到几岁的孩童上到几十岁的老妇,提起他的名字就会想尖叫。他出过CD,很多专业人士说他唱功实在不怎么样,但是卖出的成绩不俗,让他的签约公司笑开了花,但是他只出过这么一张,所以现在市面上一张他的正版CD已经炒到了几万块。他接演的第一部偶像剧是一个都市童话,一个富二代在都市的水泥森林里寻找他的灰姑娘。那年播放的时候,可以看见女人们骑着自行车在街上飞奔,挤在公交里的中年妇女叫骂司机开车太慢的情景。哪怕将近十年之后的今天,这部电视剧在某个家电卖场的电视机上播放的时候,仍然会吸引很多人停留下脚步。

  

  偶像明星终究是会过气的,因为长得好看的男明星会络绎不绝地被发掘出来,然后被捧红,占据观众的视线。但是陈之默到现在仍然风头不减,最重要的是,现在再有人提起他,不会说他是奶油小生或者偶像明星,而是实力派影帝。

  

  从偶像到实力派并不容易,很多明星还没有走到这一步就被娱乐界给淹没了。但是陈之默却不惜自毁形象演了一系列并不讨人喜欢的角色,偏偏这些角色被他塑造之后又有了另一种魅力,让观众移不开眼睛。他从24岁第一次捧下某华语影坛的重量级影帝头衔之后,就一路让人仰望地走到了现在。

  

  作为一个明星,一个影帝,陈之默堪称完美。

  

  但是根据《最八卦》杂志总编的观点,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明星。他们不是曾经进过少管所就是吸过 毒,男女关系乱七八糟私生活乌烟瘴气。无论他们掩盖的有多好,臭水沟终究是要冒气泡的。狗仔的工作就是抓住“冒泡”的一瞬间,撕破这些明星的假面具,把他们已经腐烂的一面展现到公众的面前。

  

  叶润行对总编类似愤青一般的慷慨陈词并不感冒,这对他而言只是一份工作。既然总编认为蹲点能够采访到杂志社需要的东西,叶润行就会去做。他不会去可以爆料别人的隐私,因为毁掉别人的生活并不是他的爱好。但是如果真的像总编所说,陈之默也有“冒泡”的时候,那么作为一个半吊子记者,他也有义务将它展现给公众。以上均为叶润行的自我安慰。

  

  他背着相机成功潜入了那栋公寓的地下车库,根据笔记找到了陈之默的车。来到车子的后面,叶润行蹲坐下来。根据总编的说法,很多明星为了应对压力都会习惯于在晚上出去pub或者一些高级酒吧,如果陈之默也有这种习惯,也许他很快就会出来了。

  

  地下车库的温度比外面要低,只穿着一件毛衣的叶润行感觉到了浓重的寒意。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蹲守陈之默。之前有一次公益演出,他被总编逼着从会场的女厕所里潜进去,还好当时里面没有女宾,不然他早就被当成是变态被打得照镜子都会做噩梦。

  

  当他溜到陈之默的休息室外时,附近已经没有人了。工作人员要准备演出事宜,而陈之默担任的是主持,他习惯在演出之前肚子待在房间里,哪怕是经纪人与化妆师都不能来打扰他。

  

  当叶润行敲开房门自报家门之后,他以为陈之默会叫警卫来把他拉走。

  

  但是对方只是坐在椅子上,抱着胳膊看着叶润行。

  

  陈之默的五官俊美,各种表情在他的脸上展现出来都有一种让人盯着看的魅力。那一刻,他嘴角带笑,看着心脏狂跳的叶润行说:“你才刚做狗仔吧?作为一个狗仔,你应该猛地把门打开,然后噼里啪啦乱照一通,用最快的速度把你要问的问题说完,而不是像一个大学生等着问教授问题那样彬彬有礼。”

  

  叶润行呆在门口,陈之默的声音很有磁性,特别是在款款道来的时候。他不明白拥有这样的声音为什么还有人会说他的歌唱的不好?

  

  “下一次再想采访我,一定要准备好了再来。”陈之默比叶润行要高上大半个脑袋,他一步一步走向叶润行,将门关上。

  

  那一刻,叶润行觉得自己傻透了。

  

  第二次,是在白金汉宫的门外,叶润行伪装成送外卖的小弟,推着公司配给他的小绵羊被警卫拦在门外。因为叶润行说不出到底是哪一户点送的外卖,这种高级住宅区的警卫都是很小心的,怎么可能会放他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筒子们,俺现在已经不是学生了,所以日更之类的事情是很难办到的了,但是俺是不会弃坑的,这点大家可以放心~这篇文是在下胡乱写的产物,可能没有噬爱如血那样想象力丰富也没有夜色边缘里那样丝丝入扣,只是自己YY的产物,大家笑纳了……